首页 > 古代 >

哑妃被冷落3年,拿到休书滚,却突然开口

《哑妃被冷落3年拿到休书滚却突然开口》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凌婧上官洵的小说,哑妃被冷落3年拿到休书滚却突然开口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如今的凌婧已经不同以往,现在的她更加果断,绝不会像过去那样傻傻地被欺负,被王爷休了的时候,她高兴得不得了。

哑妃被冷落3年,拿到休书滚,却突然开口小说

哑妃被冷落3年,拿到休书滚,却突然开口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0
来源:微阅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哑妃被冷落3年,拿到休书滚,却突然开口》精选

百里绯月没头没脑,话音落下后,在门外却传来两声咳嗽声,还有一个沙哑又清透的声音在自言自语的说,“这丫头睡觉还打被子的呀……咳……咳咳……”

紧接着,给外面素衣盖被子的,悉悉索索声音传来。

百里绯月很有耐心等着那人慢吞吞靠近房门,很有礼貌的敲门声。

半夜偷偷跑到她院子,这下倒是知道敲门了?

百里绯月饶有兴味的勾了勾唇,对这来人突然多了几分兴趣。

也就陪他,“请进。”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淡淡的月色透了进来。

那一抹水蓝的身影,好似披了满身月光。

看见百里绯月,来人绝色清透的脸上露出柔软乖巧的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可爱小虎牙。

“阿姐……”

百里绯月就算是淡定的人了,可是把来人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看了几个来回,确认了什么后,瞳孔还是微微缩了缩。

这个穿着一身女装,作少女打扮,叫她阿姐的……

就算长得绝色剔透,好看得让许多女子都自愧不如。那也不能改变她……不,他,是一个男子身份的事实!

她要是男女都分不出来,也白学了这几年医!

来人微微歪头,半眯起可爱又美丽的猫儿一样的眼睛,“阿姐,我是小九哦。小九,凌断念。和阿姐还是第一次见面呢……”

“不,”百里绯月压下心中各种疑问和震撼,勾唇笑了笑,“第二次了。今天白天,醉仙楼见过第一次。”

那道注视她的视线,和眼前人注视她的感觉,她直觉是一样的!

凌断念微微睁大了些眼睛,漂亮的眼睛眨了眨,“阿姐……果然好厉害。我就藏在三楼偷偷看了阿姐几眼啊……这样阿姐都能猜到啊……”

果然是很厉害啊。

身份确认了,百里绯月再冷静,心底也腾起一片惊涛骇浪。

她回府至今,府中的各位姨娘,以及所有姐妹,基本都见了。

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府中一位白姨娘,也就是眼前这人的生母,从她回府就没见过。不过,以前她好歹见过白姨娘两次的。

但是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因为白姨娘虽然跟凌晟跟得早,却是个真正不争不抢,存在感极其低调的人。也因为这份不争抢的低调,明明那么早入府,却在所有人之后,才生了凌府最小的一个女儿。

没错,百里绯月记得清清楚楚,白姨娘十五年前,生的是女儿!

且那女儿还体弱多病,直到五岁,更是严重起来,哪个大夫都说活不过十五岁!

白姨娘和那位最小的九妹妹,就一直在自己院子里,这些年,别说府中其他人渐渐几乎都忘了她们的存在,就连凌晟,这次回府这么久,也没主动去看过她们。

白姨娘母女,活生生把自己活成了透明人。

低调得她当时在府中生活十六年,也不知道这个九妹妹的名字叫什么。

更是从来没见过!

可眼下,显然就很耐人寻味了。

都说凌大将军杀孽太重,所以才一直生不出儿子。

就算生出儿子要么胎死腹中,要么生下了也死了。

别说儿子了,哪怕现在活下来的这几个女儿,小时候也多是体弱多病的。

这也是凌晟为何那么珍惜每一个孩子的原因。

眼前的人……

“你来找我,目的?”

若出生就男扮女装瞒过了满府的人和所有大夫,那何其可怕。百里绯月心中升起一抹警惕。

凌断念似也察觉到了她的戒备,有些受伤的看了她一眼,“只是,很想来见见阿姐啊……”

从这位三姐姐回府,他也听了不少她在府中的所作所为。心底是冷漠旁观的不屑和无动于衷,对这些姐姐们后宅私斗的手段一点不感兴趣。直到今天意外在醉仙居看到这位传说中的三姐姐……

比,想象中的有趣得多啊。

他一个随时随地会死的人,当然看见什么有趣的人事物,都要立刻去看啊。

百里绯月却不信,若真是她想的那样,心机深到如此的,怎会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在上下瞟了他几眼,“呵,九妹,哦,不,九弟这是认为你三姐姐我学了几天医,就能像治八妹妹和夫人那样,替你瞧瞧病么?”

凌断念微微一愣,眨了下因为咳嗽,萦绕了水雾的漂亮美眸,“阿姐会替我瞧么?”

见百里绯月不说话,水眸越发湿润,无限惹人怜爱的问,“怎么,阿姐不肯替我瞧么?”眸中深处却有一闪即过的戏谑成分。

百里绯月干脆自得的坐了下来,点上灯,优哉游哉的开始喝水,“我为什么要替你瞧?我们无仇无怨无交情。”

她为什么要去招惹一只带着尖牙,说不准就会咬人的小狐狸?

今日这惊涛骇浪的事,她就当自己不知道没看见好了。

“有交情好懂。可是,”凌断念好奇的问她,“和阿姐有仇有怨也可以么?”

百里绯月抿了一口还温着的水,挑眉随口道,“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要去治八妹妹和夫人。”

被她这理所当然的话逗笑了,这一笑,牵动喉咙间的痒意。

凌断念又咳嗽起来,开始还想忍住,后来撕心裂肺,颇有停不下的架势。

百里绯月是大夫,虽看得出来他咳得这么难受,不是装起的。也并没打算管,可实在咳得太惨了。

偏偏此人并不想咳,一直试图压抑住。

终究,心底无语的叹了声。

遇到她百里绯月,算他运气好!

过去勾起凌断念嫩滑的下巴,喂了一颗药丸进去,“止咳的,立竿见影。”

果然那颗药丸下肚,很快,凌断念就不咳嗽了。断断续续喘气有点还没匀。

抬头望向百里绯月,露出尖尖的小虎牙,“谢谢阿姐。”这一笑,当真若阳光初开,若雨露微润。他若顽皮的孩童般微歪着脑袋,问,“阿姐这是打算替我瞧病了么?”

百里绯月拍拍额头,真是,和太聪明的人打交道,省事是省事,就是,这也太……不敢让人掉以轻心了。

“若我说不呢?”她偏偏和他唱反调。

“那也没关系啊,我早就做好准备要死的。我来也不是让阿姐瞧病的呀。”凌断念一脸无害乖巧。

百里绯月似笑非笑,“是么,你在踏进这里之前,确实没打算让我瞧病。可刚刚那个黑衣人出现且被我的毒放倒后,你只怕就改变主意了。毕竟,能活着的话,谁会想死呢?小九,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