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和极品女司

全文热推小说《我和极品女司》是作者亦客倾心创作的作品,该小说构思巧妙,文笔一绝,我和极品女司讲述了:命运仿佛造化,很会捉弄人,那一夜,揭开了他生命中崭新的一页,在这个比自己大12岁的成熟少妇身上,从一个懵懂青年变成了一个男人。

我和极品女司小说

我和极品女司

更新时间:2020-06-30 10:11
来源:微小宝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我和极品女司》精选

我抽着烟,在屋子里烦躁地走来走去,担心孩子幼嫩的心灵因为今夜没有妈妈的呵护而受创伤……

好不容易等到早上8点,我拿起电话,拨通114:“喂,你好,请给我查省委大院总机号码……”

很快查到号码,我急忙拨通,又说:“你好,请转宣传部新闻处。”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中音,拖着尾音:“喂——哪里?”

我急忙说:“您好,我是江海日报社,我想找一下报社刚调到新闻处帮忙的一个人,女的,叫柳月。”

“哦……你等等,”接着我听到那人在叫喊:“小柳,过来接电话。”

等电话这会,我听到电话旁边还有说话的声音,看来电话机旁边还有人,隐约听到有人说什么“张处长……”

一会柳月过来:“喂,您好。”

我听见柳月的声音,一下子激动起来,一时竟然说话不出话来。

“喂,说话啊,谁啊?”柳月又问,声音很柔和很礼貌。

柳月是南方人,普通话里带着那种软软的吴越味道,在电话里听起来很好听,很有味道。

“我……姐……”我拼命控制住自己的激动,终于开始说话了。

“啊——是你?”柳月的口气很意外,接着突然变得客气起来:“江记者,你好”。

我愣了,柳月讲话怎么这么客套,好像公事公办一样。

我刚要继续说话,却听见柳月说:“嗯……好的,好的,你提供的新闻线索很重要,材料我收到了,我回头再和你联系……好的……谢谢你啊,再见!”

说完,柳月扣了电话。

我呆若木鸡,一头雾水,还没从激动中调整过来情绪,柳月已经讲完话扣死了,而且话讲得莫名其妙。

我抱着话筒发了半天呆,一会把电话扣上,决定再打过去,正事还没讲呢,那边就说完了,这叫什么事啊?

刚要按重播键,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一接,是柳月打过来的。

我满腹疑问和牢骚还没有说,那边柳月软软的亲亲的声音已经过来了:“亲亲,宝贝儿,亲一个……嗯哪……”接着传来一阵嘴巴亲吻的声音。

我又懵了,柳月和刚才好像换了一个人,我懵懵懂懂地说:“月儿,你刚才咋回事呢?”

“傻孩子,你怎么打电话打到我们处长办公室里去了,吓死我了……我刚到新单位,就有电话找,影响不好,人家会反感的……”柳月温声软气地对我说:“我现在跑出来在门口的公用电话亭给你打的……怕你再打过去,累死我……”

“哦……”我明白了:“姐,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刚要说出妮妮生病的事,柳月接过话去:“亲亲宝贝儿,姐不生你气,不生你气的……嘻嘻……想姐姐了,是不是?说,是不是?”

柳月在电话那边很开心。

我的心里顿时仿佛冰河融化,热流滚滚,暖意融融:“姐,是,是,是,我好想你,可想可想了,我昨晚给你写信了,写得很长很长,足足5页稿纸……”

“姐也想宝贝儿,亲亲,姐等着你的信,姐喜欢你写信,喜欢……”柳月更加开心了:“姐收到信,也会给你写信的……好不好,说,好不好?”

“好呀,姐,好的,我等你回信,我今天就把信给你寄过去。”我也很开心。

“以后别打姐办公电话,那样不好,姐刚来,最好表现好一点,不然人家会厌烦的,新人到单位,最忌讳的就是电话多……”柳月在电话里说个不停,根本不给我插言的机会:“我差点忘了提醒你,你在办公室里也要注意,私事尽量不要用办公室的电话打,特别忌讳的是电话聊天,特别是你们刚毕业的学生,抱起电话经常打个没完,老同志都很厌烦的,你一定要注意,想打就到家里用我的座机打,记住了没,亲亲……”

我不停地:“嗯……”

好不容易等柳月停顿了下,我忙说:“月儿姐,我今天打电话找你是有事情,妮妮发烧住院了,昨晚他爸爸半夜敲门找你,说妮妮在医院里找妈妈,保姆和后妈都不要……”

我还没说完,电话那边突然传来柳月压抑的哭声,那种很压抑的呜咽,仿佛是捂在被子里的嚎叫,极具冲击力。

我心里顿时难受极了,柳月一定是在心疼宝贝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个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呢?特别是未成年就父母离异,不能享受到母爱的孩子。

听着柳月在那边悲伤地哭泣,我的心在流泪,既心疼柳月,又心疼孩子。

“月儿姐……姐……月儿……”我在这边轻轻地安慰着柳月。

好半天,电话那边传来一阵长长的呼气,之后是柳月的轻轻的声音:“宝贝儿,我的宝贝儿……”

我一时没做声,我不知道她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妮妮。

又过了一会,柳月恢复了正常:“你去帮我做一件事情,可以吗?”

“嗯,你说,当然可以。”

“客房的小床上有一个大布娃娃,你带着这个大布娃娃去医院,代我去看看妮妮,把这个送给她,就说……就说是妈妈给她的……就说……就说妈妈在外面上班,忙着挣钱给妮妮买更多的布娃娃,让妮妮乖,听……爸爸和小妈妈的话……”柳月边说边又哭起来。

我听得柔肠寸断,连忙答应:“姐,别哭,你放心,我这就去。”

刚说完这话,我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坏了,姐,昨天妮妮的爸爸没告诉妮妮在那个医院,咋办?”

“不用问,一定是在儿童医院,儿童医院离他家只有300米,妮妮生病都是到那里……”柳月慢慢不哭了:“你到住院处问一个叫宋妮妮的,就知道住哪里了。”

“好的,姐,你放心,我这就去。”

“嗯……亲亲……我今天要出差,等我忙完会尽量抽时间给你打电话。”柳月在电话那边说。

我和柳月来不及再亲热别的,我先给刘飞请了假,然后急忙去客房拿了大布娃娃直奔儿童医院。

我很快找到了妮妮的儿童病房,妮妮竟然自己一个小单间,待遇很高,看得出妮妮的爸爸,昨晚那个男人能耐不一般。

我轻轻推开病房的门,里面很静,一个5岁左右,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像洋娃娃般的小女孩正坐在床上玩,旁边一个朴素的小姑娘在陪着她,别无他人。

妮妮看见我,抬起头来,我不由一呆,整个就是柳月的童年写真,长得太像柳月了。

“你是宋妮妮小朋友吗?”我笑容可掬,弯下腰去,和妮妮相比,我像个大狗熊。

“我是,”妮妮抬头看着我,随即吸引力转向了大布娃娃:“大哥哥好,这大娃娃是给我的吗?”

我一怔,这孩子,怎么叫我大哥哥了,我有那么年轻吗?不好玩。

“是啊,妮妮,大布娃娃是给你的,喜欢不喜欢啊?”我将布娃娃递给妮妮。

“喜欢,喜欢,我好喜欢……”妮妮奶声奶气地说着,将大布娃娃抱在怀里,将脸贴在布娃娃的脸上:“谢谢大哥哥……我要搂着布娃娃一起睡觉觉……”

好可爱的孩子,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温馨,一种暖暖的爱在我心中升起。

旁边那女孩冲我笑笑:“您请坐吧。”

“不用,”我摸摸妮妮的额头:“妮妮的烧退了吗?”

“退了,”那女孩一定是保姆了,看着我和气地说:“今天早上就退了,医生说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回家了……”

我放心了,看着妮妮,越看越可爱,摸摸她的小脸蛋,拉拉她的小手:“妮妮,想不想妈妈?”

“想妈妈,好想妈妈……”妮妮紧紧搂着布娃娃,看着我:“大哥哥,你知道我妈妈干嘛去了吗?”

“这个布娃娃是你妈妈给你买的,让叔……大哥哥给你带过来的,”我和颜悦色地对妮妮说:“妈妈在外面上班,忙着挣钱,妈妈说要挣很多钱,给妮妮买很多好玩的大布娃娃,好不好啊……”

“不好,不好……”妮妮突然将布娃娃一扔,躺在床上哭起来,两腿在空中踢着:“我要妈妈陪妮妮,我要妈妈陪妮妮玩,我不要布娃娃,不要妈妈去挣钱给妮妮买布娃娃……”

小保姆忙着哄妮妮。

我心里阵阵酸楚,心疼孩子,心疼柳月,骨肉分离,谁之过?

好不容易妮妮不哭了,我抱起妮妮,轻轻亲了亲孩子的脸蛋:“妮妮和大哥哥再见!”

“大哥哥再见!”妮妮红肿的眼睛看着我。

我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刚出病房门,迎面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我靠,妮妮的爸爸,后面跟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

我看见妮妮的爸爸的同时他也看到了我,不由“咦”了一声,然后用敌视而俯视的的目光看着我,嘴里不冷不热说出一句话:“是你?你来干什么?”

他一定还在记恨我昨晚对他的不礼貌和鲁莽举动。

他俯视我,我更不愿意搭理他,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抬头看着他,不卑不吭地说:“不错,是我,我受柳月委托,来看看孩子。”

说完这话,我看到男人的脸色不大正常,有些紧张,后面的年轻女人脸色倏地一变,从后面冷冷的瞪着那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