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她嫌药苦,磨磨蹭蹭不肯喝

《她嫌药苦,磨磨蹭蹭不肯喝》的主角是许深深厉君沉,是作者花不离的一本正在火热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许深深的家里快要破产了,没办法的她想到了那个男人,她找到了厉君沉,希望能够入他法眼,要是有厉君沉的资助许家肯定还有救。

她嫌药苦,磨磨蹭蹭不肯喝小说

她嫌药苦,磨磨蹭蹭不肯喝

更新时间:2020-06-15 14:36
来源:中文书城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她嫌药苦,磨磨蹭蹭不肯喝》精选

许深深有些诧异,“那谁配?”

“总之不是你!”阮清婉有些疯了。

许深深对她刚才污言秽语感觉到不爽了,冷笑道:“阮清婉,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是白家逼你的,还是你舍不得厉家的荣华富贵?”

阮清婉浑身一震。

许深深继续道,语气很轻,轻到只有她和阮清婉能够听到,“你得不到厉先生的爸爸,享受不到的厉家的好处,所以你就想控制他一辈子是吗?”

“你!”阮清婉瞳孔收缩。

许深深漫不尽心的一笑,“我猜,厉先生的爸爸一定不爱你,迫于不耐才会让你照顾幼小的儿子吧。”

“他爱我!”阮清婉几乎是用吼的,她手突然用力把许深深从厉君沉的怀里拽出去。

厉君沉立刻用另一只手去拉许深深,然而他们站在离楼梯最近的地方。

许深深和阮清婉就一起从上面滚了下去。

“啊!”跑出来的司徒婉婉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

后来跟出来的人,也都吓了一跳。

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是阮清婉退了许深深。

许深深摔在楼梯下面,浑身疼得厉害,眼前更是昏天黑地,一时之间有些发懵。

厉君沉追下来,抱住她,“深深!”

许深深缓缓睁开眼睛,嗓音有些轻颤:“我……”

她话没有说完,竟然咳出一口鲜血。

“深深?!”厉君沉把许深深抱起,准备把她送到医院。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回头看着已经被搀扶起来,毫发无伤的阮清婉,语气冷若寒霜,“我会让你知道伤她要付出什么代价!”

说完,就抱着许深深走了。

阮清婉两条腿有些站不稳,一直在抖,“我没有推她!”

然而身边的几个人都沉默下来。

阮清婉有苦说不出,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自己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医院。

许深深平静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脸上毫无血色。

检查结果出来,她有轻微脑震荡,头部有淤血,胸口软骨质挫伤,但是幸好都没什么大碍。

厉君沉看着她,黑眸浮浮沉沉。

裴哲匆匆赶来,看到又是许深深住院,心想她还很是多灾多难。

“抛售白氏集团所有的股票。”厉君沉嗓音低沉,“把白光辉贪污受贿,偷税漏税的证据直接送到警察局去。”

“是。”裴哲什么都没有问,点点头。

厉君沉对白家不满已久,这次找了一个借口,当然要借题发挥了。

“叶家怎么办?”裴哲问道。

“这是敲山震虎,叶青峰如果不是白痴不会和我们对着干的。”厉君沉黑眸散着发冷气翻涌,凌厉骇人。

裴哲明了,转身离去。

厉君沉看着许深深,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脸颊,“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

——第二天,白氏集团的股份下跌了百分之二十不说,白光辉竟然被亲近了警察局去喝茶。

白家方寸大乱。

脸还没好的白媛媛,冲进阮清婉的房中,大吼道:“都是因为你!”

阮清婉也不好过,白光辉进了警察局,等他回来自己就要倒霉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阮清婉沉声道。

“外面都已经传播开了,是你推了厉君沉心尖上的人下楼梯,他才会动白家的!”白媛媛怒声道。

心尖上的人?

许深深在厉君沉的心里真的是很值钱。

以前她还以为厉君沉就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

“媛媛,你在干什么!”白玲走进来,看到白媛媛没大没小的吼着,脸色一沉。

“姑姑,我是在替白家出气!”白媛媛凶神恶煞的看着阮清婉,都是她害的。

“你出去。”白玲对白媛媛命令道。

白媛媛不情不愿的出去,躲在门口准备偷听。

但是她的小把戏被白玲看穿,白玲低怒道:“媛媛!”

白媛媛气呼呼的,只能转身离开。

白玲将门关上,眼神带着冷意看着阮清婉,“去给厉君沉道歉。”

“什么?!”阮清婉诧异的看着她。

“我说去给厉君沉道歉,不然我爸爸出不来。”白玲怒不可遏。

“我根本没有推许深深,我是和她纠缠了一下,可是我没有推她!”阮清婉维护着自己的清白,她去道歉岂不是承认了自己是故意推她的。

“总不能是她自己掉下去的吧?”白玲不相信许深深会有这个胆量,听说她伤得很重,一晚上都没有醒来,厉君沉对白家的打击这么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阮清婉不想去,她一只手抱着手臂,看向一旁,咬着唇不说话。

“你不去,我就让我爸爸休了你,现在厉君沉和你脱离关系,我看你一个人怎么办!”白玲冷冷的说道。

阮清婉深吸一口气,这就是她最担心的地方。

两边都抛弃她,她将没有容身之所。

去给厉君沉赔礼道歉,是最好的办法。

白玲看她态度没那么强硬,语气也跟着沉了沉,“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阮清婉咬咬唇,声音带着一丝阴毒,“你不要威胁我,不然我就拉着白家同归于尽!”

白玲刚要转身,脚步停住,“你什么意思?”

阮清婉冷哼着,“去问问你爸爸就知道了。”

白玲蹙眉,“你别想诳我。”

“哼,我诳你做什么,我要是把这个秘密说出去你们白家就完蛋!”阮清婉绝对没有说瞎话。

白玲再次蹙眉,看样子阮清婉是不会说的。

“君沉那边我是会去的,但是你们白家如果再敢对我不敬,我会让老爷子收拾你们的!”阮清婉冷冷的说。

白玲走出房间,黑眸沉了沉,迈步离去。

看来她有必要把事情弄清楚。

阮清婉扯起嘴角,冷冷的笑着。

她不会让自己谋划多年的东西,付之东流的。

她阴恻恻的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一份东西,这可是她对付厉君沉的杀手锏,她不相信厉君沉会无视这份东西!

藏了这多年,这份东西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带着这份东西,她趾高气昂的离开白家,前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