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半妖倾城

免费小说《半妖倾城》现已完结,主人公洛长歌郝连玄墨之间的绝美爱情故事令人动容,小说主要讲的是:洛长歌自出生之日起便比常人少了两魂,既没灵力,又体弱多病,幸好还有师傅在身边照顾她,她也一直以为自己对师傅郝连玄墨只是师生感情,却不想到了最后才明白,这是爱情。

半妖倾城小说

半妖倾城

更新时间:2020-06-15 14:35
来源:追书神器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半妖倾城》精选

郝连玄墨站起身,“为师还有事,你好好休息。”

洛长歌愣愣的点头,看着他转身出门,由近及远,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梦里面,师父也对那个女子说会永远陪着她,张扬恣意的女孩儿,冷峻却唯独她温柔的少年郎……


或许是因为她的魂魄被师父蕴养多年,才会梦到师父的过往。

她好像,从未了解过师父。

这个认知让她闷闷不乐了好几天,连出去玩的心思也没有。

流风见她如此,还以为是遇袭的事情打击到了她,好在过几天踏月就要来了,他这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过了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

抛开神兽的身份,倒是一个很好的陪伴对象。

……

“阿千!”

“阿千!”

俊美少年飞奔到院子里。

还未进门,就被流风抓着后领,连拖带拽才勉强没有直接冲进去。

“做什么!”他保持着冲刺的姿势,不满扭头。

他收到消息,马不停蹄赶过来,不就是为了早日见到阿千?

流风面露无奈,“她遇到了妖乱……”

不等他说完,少年已经等不及了,“妖乱?!怎么回事?郝连玄墨没有保护好她吗?怎么会让她受伤?她怎么样了?该不会是重伤性命垂危……”

一想到这个可能。

他就已经乱了方寸。

恨不得现在就回头找郝连玄墨算账。

“……”流风被他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弄得晕头转向,还好手里钻得紧,没有被他一下子挣脱,他要真是跑去找主上寻仇,怕是不死也得蜕掉半层皮,“你冷静点!踏月!”

踏月哪能冷静下来。

他脑海里都快脑补到他们让他回来,就是为了见到阿千最后一面。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踏月双眼冒火。

当年他不能手刃伤害阿千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他终于回来,却听到阿千被妖奴袭击!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没能保护好她,内心的担忧焦虑自责,无数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足以让他方寸大乱。

他现在能站在院子里就已经是冷静的结果了。

“当年要不是郝连玄墨封了阿千的万妖骨,她怎么可能受伤?那些阿猫阿狗给她提鞋都不够!”

无望崖那一战,他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阿千死了,郝连玄墨为什么还活着?他有什么脸面活着?”踏月气到口不择言,“他……”

“够了!”流风重重给了他一拳,喘着粗气,“你闹够没?!”

神兽与主人心意相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宁御千嘶吼,主上独活,这些年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若非还抱有一丝希望,主上早就随着宁御千去了!

踏月踉跄倒在地上,根本没有反抗。

这一拳比起多年来内心的煎熬,又算的了什么?

他抬起头,半坐在地上,眼睛里竟渗出泪花。

堂堂上古神兽,挨了一拳,竟是坐在地上耍无赖哭起来了!

流风瞥见他满脸的眼泪,一时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如何。若他是踏月,想必内心承受的更多。

他站在一旁,动了动嘴唇,“你、你别哭了……”

他真不想承受自己这一拳竟是把狼王给打哭了。

郝连玄墨过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神兽随主人,就连克星也是一样。

宁御千克他,她这只性子像土狗一眼的神兽也把流风这只凤凰克的死死的。

“流风。”郝连玄墨出声。

“主上。”流风像看到救星,连忙喊他,这真不是因为他出手太重。

郝连玄墨朝踏月走近,“你们叙完了?”

他眯了眯眼睛。

眼中透出一丝危险的信号。

哭到半截的踏月愣了一下,神兽的直觉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根本顾不上哭,“你、你、你干什么,我告诉你啊,你别过来,不然我喊人了!”

“哦?”郝连玄墨挑眉,自宁御千死后,他鲜少有这般举动,好像一潭死水一样,什么东西也掀不起一丝涟漪。

他脚步不停。

踏月连连后退。

多年不见,这个可恶的灵修越发厉害了。

这威压竟让他连爬都爬不起来。

“自然是……”瞥见踏月脸上慌乱的神色,郝连玄墨站定脚步,“算总账?”

踏月见郝连玄墨不像是在开玩笑。

绝不能再见到阿千之前就死了,他当机立断,“冤有头债有主,以前的事都是阿千让我干的,你知道我们神兽对主人言听计从。”

“……”

流风心里感叹,不愧是宁御千的神兽,六亲不认的样子一模一样。

即便如此,郝连玄墨也没打算放过他。

他伸手一点,一道光从指间窜入踏月的眉心,后者根本反应不及。

“啊——”

院子里回荡着踏月的惨叫。

“师父?”洛长歌被院子里的惨叫吓了一跳,扶着门框望向院子,她好像听到了师父的声音?

郝连玄墨朝她挥挥手,示意她走过来。

洛长歌乖巧走过去,一眼便看到了郝连玄墨手里提溜的小兽。

通体雪白,毛绒绒。

看着像只小狗崽!

“师父!”洛长歌惊喜的看着它,“这是要送给我的吗?”

郝连玄墨察觉洛长歌的欣喜,原本要递过去的手停顿了一下。

洛长歌却是主动伸手接了过去,她摸了摸它的毛,后者却突然舔了她一下,吓得她缩回手,“师父,它是小狗吗?”

郝连玄墨冷眼看着洛长歌怀里的踏月,“嗯,土狗。”

洛长歌眨眨眼,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师父隐约好像在生气,又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十分矛盾,她低头望向怀里的狗崽子。

后者一双湛蓝的眼睛也在看着她。

踏月“嗷呜”一声亲昵地蹭着她的手背,他终于又回到主人身边了。

洛长歌见它如此通人性,心生欢喜,她摸着它背上的毛,忽然看向郝连玄墨,“师父,它不是真的土狗吧?”

土狗虽通人性,却不像它这般有灵性。

郝连玄墨点头,“它是银狼兽,等长大以后,腾云驾雾,瞬息千里,不在话下。”

洛长歌惊讶得看了怀里的“狗崽子”,忽然将它递了出去,“师父,我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