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老公诱妻成瘾

《老公诱妻成瘾》小说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这里提供老公诱妻成瘾林辛言宗景灏小说,老公诱妻成瘾主要说的是:林辛言嫁给宗景灏是被逼无奈也是无可奈何,那时的她根本就没有向命运反抗的能力。一如豪门深似海,这场婚姻注定她要承受很多。

老公诱妻成瘾小说

老公诱妻成瘾

更新时间:2020-06-15 14:33
来源:原创书橱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老公诱妻成瘾》精选

那天林辛言就是和他搂在一起。

不是他的是谁的?

何瑞泽的心猛的一痛,如果车祸那天她找了自己,现在她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看在宗景灏的眼里,何瑞泽这是默认,冷笑一声,“她不过十八——”

“你懂什么?!”何瑞泽厉声,他的眼睛有点红,知道宗景灏想要说什么,无外乎是林辛言不自爱的话。

才十八岁就怀孕了,她生活不检点的话!

可是他知道她所经历的吗?

何瑞泽上下看一眼宗景灏,那一身不菲的西服,恐怕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吧。

“像你这样的贵公子,体会过人间疾苦吗?知道吃不上饭的感受吗?知道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无奈吗?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活到今天……”

林辛言抓住何瑞泽,对他摇摇头,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谁来可怜,她只要努力活着,照顾好妈妈,和肚子里宝宝就够了。

“你送我去下医院。”她已经快要站不住了。

“好。”何瑞泽弯身抱起她。

林辛言看向有些发愣的宗景灏,似乎意外何瑞泽的话,“对不起,我不能不要工作,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不让你颜面受损。”

宗景灏眉头紧皱,眸光里波澜闪烁,随即,目光略过她的脸孔,这个女人——

外人不知道林辛言此刻的状况,但是抱着她的何瑞泽却知道,她现在身体一直在抖,何瑞泽抱着她上车,安慰道,“别怕,没见红,就不会有事的。”

何瑞泽以最快的速度上车,带她去医院。

宗景灏盯着远去的车子,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何瑞泽的话,林辛言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的很多举动确实很奇怪。

他为了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掏出手机给关劲去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查林辛言。”

“查她什么?”

“所有。”

说完宗景灏挂断电话。

“啊灏。”白竹微从餐厅里跑出来,挽住他的手臂,“你还在为没让林辛言进公司生我的气?我都知道错了,我只是太爱你——”

“没有,我们回去吧。”他的声音,表情,都没有一丝起伏。

情绪隐藏的没有人能够看得透。

白竹微只觉得不安。

刚刚他和谁打电话了?

医院。

林辛言被送进手术室。

何瑞泽在外面等着,等待总是很煎熬,他时不时的往手术室内看。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林辛言被推了出来,何瑞泽赶紧上前,“她怎么样了?”

医生拿到口罩,“因为过度劳累,出现流产迹象,现在已经没事,不过要注意休息,否则下一次未必这么幸运。”

“我知道了。”何瑞泽推着她进病房。

林辛言看着何瑞泽,由衷道,“谢谢你啊,总是帮助我。”

总是在她有需要的时候帮助她。

“你没事就好。”何瑞泽露出一贯有的温和笑容。

“钱是你帮我交的吧,我得先欠着你了。”林辛言扯着干涩的唇。

“现在不说这些,你需要休息。”何瑞泽不喜欢她和自己这么见外。

进入病房,林辛言看向他,“把我妈叫过来吧。”

她不想给何瑞泽曾添太多麻烦。

何瑞泽以为她想庄子衿了,毕竟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想亲人在身边。

他拿过手机给庄子衿去了电话,告诉她林辛言在医院,让她过来。

庄子衿一听,慌神道,“言言怎么了?”

“没事,就是需要休息,她想见你。”

庄子衿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

庄子衿过来,林辛言就让何瑞泽先走。

“是啊,给你添麻烦了。”庄子衿深表歉意。

“没事的,那我今天先回去,明天来看你。”何瑞泽看着她,“好好休息。”

“嗯。”

何瑞泽一走,庄子衿便坐到床边,给她盖了盖被子,“有没有想吃的?”

林辛言摇了摇头,脸色有些不是很好。

庄子衿心里难受。

“你本来可以有个很好的未来,可是你为了我,学业没了,现在——”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庄子衿心口就闷闷的发疼,“你说你这是在A国有的,万一是个黄发碧眼的孩子怎么办?”

庄子衿担心那晚是个当地人。

“不管他什么样,都是我的孩子,也是你外孙。”林辛言不会刻意去想那晚的事情,那晚对她来说并不美好。

“A国?”宗景灏来医院看林辛言,本想敲门,发现庄子衿在里面和她说话,就没打扰她们。

“嗯,不管生的是白皮肤还是黄皮肤的,都是我外孙。”庄子衿也想开了,只要女儿觉得开心,她都愿意顺着她,照顾她。

或许她和这孩子也是缘分。

毕竟那么一次就有了。

庄子衿摸摸她的额头,忍不住心酸,“我的女儿啊,跟着我吃苦了。”

“她的孩子没打掉?”宗景灏越来越觉得她像是一团谜。

那天在医院,她明明进了手术室。

她们在说话,他不好进去打扰,转身,迈步离开。

走到医院门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显示着关劲的名字。

他接了起来。

“你让我查的事情查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