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拜月楼空映桃红

辛夷许昌明​是小说《拜月楼空映桃红》的主角,这里提供辛夷许昌明​小说最新章节。拜月楼空映桃红辛夷许昌明​小说主要讲述了:辛夷一朝被卖给徐公公做为妻,她也想反抗,奈何她一没实力,二没背景,只得被人摆布。只是为何这许昌明​却对她这么好。

拜月楼空映桃红小说

拜月楼空映桃红

更新时间:2020-06-15 14:13
来源:掌阅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拜月楼空映桃红》精选

晓朦胧,前溪百鸟啼匆匆。啼匆匆。凌波人去,拜月楼空。

去年今日东门东,鲜妆辉映桃花红。桃花红。吹开吹落,一任东风。

——贺铸《忆秦娥》

​三两从阁楼回到院子里,众人也就皆不疑心了,藕花原本以为夫人会一直在阁楼里,昨日没有告诉夫人许公子从学舍回来,是自己的过失,刚要自己去寻,就看见夫人正好回来。赶紧迎上来,有些尴尬的道:

​“夫人回来了,您怎么没在阁楼里看书。”

三两用有些微微动怒的​语气,道:

“我刚到阁楼里,就听见有鼾声,想着一定是侄子从学舍里回来,就赶紧拿了本书出来了。”​

说着,因为日头重,就快步回到​主厅里。接过来蕙花递过来的茶,又把书交给蕙花,让蕙花把书放到闺房里,又道:

“你也是不早跟我说,这幸亏是侄子没醒来,要是醒来了,迎头撞见那还怎么行。我想着院子里难免太聒噪,去花园里呆了会儿,又嫌热,就早早的回来了。”​

​藕花赶紧赔不是,让菊花去下房里把刚烹好的绿豆汤端过来,伺候夫人饮下,讪讪的说:

“夫人,这绿豆汤刚烹好的,您先喝下解解热,这是我的不是,我给您赔不是,您饶了我这一回吧。”​

三两喝下绿豆汤,​思绪还想着阁楼里的许昌明慌张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想到藕花还在身边,只好自圆其说,忙说:

“我跟你开玩笑呢,你还真以为我生气了,下不为例。”​

藕花和蕙花也​笑出了声,打趣了两句,就自己忙自己的去了。

下午午睡起来清闲,​三两在东厢房一边品着淡淡的茉莉花,一边翻看着书架上的《本草纲目》。从小陪父亲治病救人,上山采药,但是从前因为不识字,所以没看过正经的医药理论的书,在院子里无书可看,想起了这书架上原有用来装饰的这本书。

兰花不在心思的在廊前走过,三两看见她这样,忙叫住道:

“兰花姑娘,麻烦你跑一趟,帮我去阁楼里,拿本《本草纲目注》回来。”

兰花立刻转​忧为喜,忙答着行,然后头也不回的溜溜的跑走了。出门时,撞到了正走进来的藕花,兰花也没有功夫道歉,直直的跑了。

​藕花拍打着裤腿,气鼓鼓的道:

“这兰花怎么了,这从清明过后魂不守舍的,眼里怎么了连个人都没有,也不移花种草了,也不洗衣打扫了,天天就知道不时的傻乐。”​

小丫鬟茶花边打扫着院子,边道:

“真不知道怎么了,半月前我们几个去花园里采萤,兰花对着水直愣神,扑通一声掉水里了,我们玩着正乐,她喊半天救命我们才听见,回来病了一场,这两天才好了些。”

在廊下晾衣服的葵花​嘿嘿的笑着说:

“她想着怎么偷汉子呢。”​

她旁边的菊花脸立刻红了,说:

“你这姑娘说话怎么这么不知分寸,天天竟偷汉子偷汉子,只等着以后你家汉子好好管管你,要不然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葵花立刻把手中的衣服一撂,手又掐起了菊花的小脸,​笑着说:

“谁说我非得嫁汉子啊,我就不嫁了,这样偷汉子也不怕,也没人管。”​转念一想,又道:

“要不然就咱俩一块过,一块做伴,一块找汉子,你说可好?”​

菊花哎呦直叫疼,又听她这么说,气的只跺脚,又小手打着葵花说道:

“谁要跟你一块嫁汉子,你个阎王星,快松开我的脸,齁疼的。”​

藕花等人直劝​,几个人嘻嘻闹闹着半天才消停。

三两在东厢房里想着兰花的举动和小丫鬟们的话,不免有些令人怀疑​,想着再观察观察兰花,过几日再向许公公讨赏。

一个时辰以后,​兰花红着脸才回来。

​夜晚,三两在闺房里翻看着《贺铸词》,只知道他因为“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雨,梅子黄时雨。”而被人称为贺梅子,人人都道贺梅子外表丑陋粗鲁,而内心却温柔委婉。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当年她在河边浣纱洗裙,约云而归,伴月而回,流水声缓缓入耳。

她看着贺铸的《踏莎行》​一句“当年不肯嫁东风,无端却被秋风误”。真乃锦口绣心,与自己得心事不谋而合,不由得伤感万分,若是她早早的嫁给卖货儿郎,如今一定儿女满堂,夫妻恩爱。他喜欢贺铸的词句,在她看来这样的忧愁别样珍贵,比什么秦少游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更显得真实流畅。贺铸自身的才华也被自己的这种洁身自好而耽误了,只落得花残叶尽的凄凉,被误解了的高洁,在这混沌世间举步维艰,还没有踏出一步,就已经被阻断了步伐。

自从读了书,认了字,三两内心都有一种挣扎,她不想从前那样想着在府里庸碌一辈子。她想出去,想有自己的爱情,想有自己的孩子,而这种挣扎,又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消耗殆尽,只能在诗词歌赋中找到些许归宿。当读到“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三两的泪水,不由得嘀嗒到书页之上。

此时院子里​的大小丫鬟都去花园里玩去了,蕙花拿着剪子来剪烛花,看着三两泪如雨下,赶紧用手帕给三两擦了擦,对她道:

“夫人少读些伤感之句,忧思伤神对身体最不好了,古人苏东坡都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可见这世间没有什么圆圆满满,只求一句平平安安,就已经万幸了。夫人嫁进府邸以来难免感觉不和美,但是幸亏夫人嫁了进来,如果嫁给普通的小商小贩,或者田间的种田儿郎,如今这世道不安稳,就更是多离少聚,总是挂心牵念了。”​

三两点了点头,听下去了蕙花的话,蕙花稳重聪慧​,通晓诗书,也是这些丫头里岁数最年长的。三两只当她是最亲近的人,蕙花也会意,一直以来都衷心夫人,一直以来只觉得夫人命苦,在府里又小心谨慎,天冬姨娘又处处使绊子,难免有些心疼,所以遇到事情事事袒护,事事提点,主仆默契。

凌波人去,拜月楼空​,月影斑驳,月色透过窗纱,映在梅瓶之上。三两躺在床上久久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