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盛世农家女医

《盛世农家女医》苏小儿慕倾羽小说由三华文学给大家提供精彩全文阅读:苏小儿看着那被人欺负的大男人,就觉得可怜,于是苏小儿决定要帮助苏小儿把病治好,可是苏小儿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相公慕倾羽。

盛世农家女医小说

盛世农家女医

更新时间:2020-06-02 11:47
来源:微阅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盛世农家女医》精选

因着病情的传播还没有那么严重,县城的情况很快得到了有效的抑制,苏小儿等人的工作也轻松下来,柳县令便让几位大夫去县里其他地方教授治病的方法。

疑似瘟疫的风寒已经被解决了,苏小儿此行的目的也达到。

自然而然地,苏小儿向柳县令提出了请辞。

事实上,其他的大夫都明里暗里或多或少的挽留过苏小儿。

虽然苏小儿出身不高,但她的表现很是不凡,一身医术也优越异常,有的大夫希望她能留在医馆里,甚至抬出了医馆中的一些重要职务允诺。

苏小儿都笑着拒绝了,她的医术确实不错,可她志不在此。

换了一个世界,她想尝试更多的可能,不想把自己局限于医学这方面。

她提出请辞时,柳县令没多说什么,虽有遗憾,却也只是笑着调侃道:“能力出众前途非法,本县看你绝非是池中之物,若是哪一日飞黄腾达,可别忘了本县。”

柳县令本意是玩笑,苏小儿却是认真的,闻言点头道:“必不相忘!”

他一怔,猛地明白过来苏小儿的意思,两人相视一眼,尽皆大笑。

离开那天,柳县令和抱着儿子的柳夫人都送到了城门口,马车也是柳澄特意找的,苏小儿与几人一一告别便要上车,却见柳夫人举着儿子的小胖手向着苏小儿的方向晃了晃。

小家伙正闷着头吐泡泡,冷不丁被娘亲摆弄手脚,泡泡立刻就破了,仰着小脸一脸茫然的看向四周,可爱极了。

苏小儿笑道:“便是要来看这小家伙,下回也一定回来。”

随后就上马车离开了,包袱里除了多了些银子和柳县令的担保状,与来时并无差别。

担保状是柳县令一大早派人去钱庄写的,苏小儿不准备现在就去钱庄取款,在这个时代,女人跑商的难度还是不小的,她需要做些准备再开始。

车夫是个靠谱的,一路上也不多话,沉默少语的将二人送到了镇子里,再远他就不愿意了,从镇子进村的山路太不好走,他害怕弄坏了马蹄铁。

苏小儿二人只好下车,在镇子的出口等驴车。

在等待驴车的这段时间里,苏小儿也发现了镇子与以往不同的地方。

这里的街道两旁居然多了新的铺子,而且是茶水铺,卖的最好的就是花茶,苏小儿第一看见的时候还吃了一惊,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很聪明的,居然有人这么快就抓住了短暂的商机。

她暗自警惕起来,恐怕要时刻准备着出现竞争对手的情况。

假装是要买花茶的样子,苏小儿凑近了茶摊子仔细看了看。

虽然花茶卖的不错,但品种还是很少。

毕竟花茶能服用而且有对人有益的功效的这件事还是最近才传出来的,摊主也是害怕会出了什么岔子,摊位上摆着的只有寥寥几种且常见的,比如那卖的最好的金银花茶。

苏小儿甚至发现摊主将干花包成一小包,专门来卖干花,只能说此人脑筋转的实在快,着实是聪明。

看了一会儿,就有驴车从南门出去了,苏小儿急忙拽着傻相公追上去,付给驴车车主十几文钱就上车了。

这驴车的车主十分健谈,苏小儿没一会儿就和他聊上了。

车主叹道:“小兄弟你是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哪里刮来的风,这路边的野花都突然成了宝贝,这些天我都不知道拉了多少车的花花草草了。”

苏小儿假装自己没听到小兄弟几个字眼,奇道:“这事儿有几天了?”

“其实也就这三四天吧。”车主道,“就是要的人实在是不少,药铺的要,摆摊子的也要,有的人自个儿也要跑我这来买点,说我拉来的便宜,嘿,这谁不知道呢!”

按照当下的消息传播速率,三四天是正常的。

没一会儿,车主注意到了傻相公,忍不住夸道:“兄弟,你哥生的可真是俊,俺还是第一次瞧见这么俊的人,这是病了吧,带他出去看病?就是、就是……”

他颇为不解的看了看苏小儿,再看了看呆呆木木的傻相公,疑道:“就是你俩长得不太像兄弟,也不太像亲戚……”

苏小儿:“……”这是在人身攻击了吧?!可不就是委婉的说她长得难看吗?不就是贪图方便把头发束上去,就有这么像男人吗?!

她寻思着什么保养之类的得搞起来了,输给一个男人算什么,自尊心真是打击严重!

到村子口,车主还非常热情的送了一把干花。

苏小儿本着“他伤害了我,但是他不知道他伤害了我”的心情,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进村子,恰逢农忙,只有寥寥几个女人坐在院子里。

苏小儿和她们打了招呼,有人笑问这急匆匆的出门一趟是做什么,苏小儿一概含糊两句,实在逃不过去的,才说是有公公石大川的踪迹,这是出去找人去了。

女人们夸她有心了,也有不少人暗自嘲讽,这回来出去一模一样,摆明了就是什么收获也没有,还不是白跑一趟。

苏小儿匆匆回家,正巧遇上了过来看门锁的叶氏,叶氏满脸惊奇,喜道:“小儿,你可算是回来了!”

跟着叶氏就讲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有鲁氏几人的所作所为。

鲁氏自然还是眼馋石家的物件,在她看来,这不就是触手可得还不需要付出什么的大馅饼,不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窥觑。

不过这段时间鲁氏的女儿苏媚就要出嫁了,正忙里忙外的,也没什么空隙来烦人。

苏小儿一笑置之,感谢了叶氏后就请她开了锁进屋。

屋里除了还残存着一些鲁氏当初翻弄的痕迹,其余的都是整整洁洁,她去看了眼地窖,地窖里临时补的补丁也没出什么事情,便松了口气。

擦了擦手,又将傻相公和带出门的值钱物件收拾好——银子和担保状都是放进盒子里黏在床板下的。

苏小儿这才擦了擦手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