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风吹流云散

想要免费阅读小说《风吹流云散》吗?赶快来三华文学一睹为快吧,风吹流云散讲述了:一个是临危受命的和亲公主,一个是隐退江湖的夺命杀手,看似命运不相干的两个人,却因为一场阴谋,也因为她的一时兴起,两人相遇。

风吹流云散小说

风吹流云散

更新时间:2020-06-02 11:14
来源:落初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风吹流云散》精选

听我叹息,孙秉持在一旁竟然憋笑起来,未等我责怪,一旁的杜若怒火道:“公主面前,你竟敢如此失礼,还不速速跪下来领罪!”

我心道,这杜若的架子,端得可比我要大多了。不过看那孙秉持的调皮劲儿,杜若这点怒火,显然还是欠了点火候。

我顿了顿嗓子,给两个人和自己找个台阶,“好了,念你破案有功,就算了。”

“谢公主殿下大人大量。”孙秉持接的倒快,他接着解释道:“刚刚秉持只是想到自己的娘亲,也总是念叨这句话,所以笑了。”

“哪句话?”我好奇问道,心里却掠过一丝不快,竟然拿我和他娘亲比,我有那么老吗?

“就是那句,命运半点不由人,哈哈,我娘总是这样念叨着。”孙秉持嬉笑道:“当然,公主的命可比我娘好多了。”

“好了,案子你也讲完了,公主要休息了,你走吧!”杜若推着孙秉持,开始下起了逐客令。

“别推我,我自己走便是。”孙秉持简单行了一礼,而后挥手嬉笑道:“公主殿下,改日我再来……”

“快走吧,你个话痨!”杜若一把手将孙秉持推了出去,而后压着门叹息道:“哎呦,总算清静了。”

我望着杜若,笑着打趣儿道:“难得,终于有人治得了你了。”

在床上歇息了两日,却觉得更加乏累,主要还是躺在床上太无聊了。

“其实不过是箭伤而已,那些武侠故事里,很多侠客深受重伤后,依然可以浴血杀敌?为什么我就不能下床?”每当看到杜若在我眼前晃,我就会如此抱怨。

杜若皮笑道:“可你不是侠客呀,而且,也没有浴血杀敌的戏份呀。”

不知为何,平日里看她笑容还挺可爱的,如今看来,着实讨厌。

好在郎中检查后,发现恢复的不错,终于松口同意我下床走走。正巧这日阳光正暖,便想着去酒楼后院的花园逛逛。

杜若想要搀扶我,我直接摆手拒绝了。

“我伤的是肩,上半身,又不是腿和脚,不用扶的。”

杜若撇撇嘴,一副好心当成驴肝肺的不满,虽然面露委屈,却依然关心的跟在我左右。

杜若的担心还是有些道理的,虽然是肩上受伤,但如果我的步伐或动作幅度稍大一点,伤口就会疼。为此,我只能控制自己尽量少挥胳膊,以免扯到伤口。

此刻,叶流云和李达正在院子里切磋武艺,顾守成在一旁观战,见我来了顾守成正欲行礼,我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影响两人的对战。

两人见招拆招,不分上下,看起来算得上棋逢对手,只有一旁观看的顾守成看得出门道,“叶流云的武功造诣,应该不低啊,很有可能,都在我之上。”

听顾守成如此高的评价叶流云,我想起上元节那晚,叶流云从摘星楼掉下来,砸坏灯笼摊子的景象,心中不禁暗笑:“哼,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顾将军,我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劳烦顾将军点点兵,咱们明日就启程吧。”我淡淡的建议道,顾守成立即拱手领命,“是,微臣这就去安排。”

“不着急,看完……怎么不打了?”原本看的正是热闹的比武,结果两人见我来了,立即收了招式,立在原地纷纷对我行起礼来。

“我们也对战一会子了,就不打了。”李达把剑背在身后,走到我近前,行礼道:“公主可有什么安排?”

我略有些抱歉道:“看来,是我坏了两位的兴致,我打算明日启程。那个马车之前坐着,总觉得声音有些太响,你若有空,就去看看,是不是哪里松动了。”

“哦,好,我这就去检修一下马车。”李达和顾守成的性格越来越像了,完全一副急性子。刚说完,就都跑下去忙了。

“杜若,我有点渴,你去拿点温水来。”

杜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走过来的叶流云,便笑道:“公主殿下,水得现烧,杜若可得一会子回来呢。”说完,便撒欢跑了。

我不禁好笑,这丫头什么意思,怎么这副鬼样子?不过看看园子,突然发现就剩下我和叶流云两个人了。我自己都没发觉,不经意间,我竟支开了所有人,也难怪杜若这丫头胡思乱想。

叶流云走上前来,开门见山道:“公主殿下有事要问?”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叶流云也误会了,不过既然如此,索性倒不如就问问。

“你是如何得知宋氏就是土匪头子,而且那么准时出现救我的?”

叶流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笑道:“偷听的呗,不是你让我把账本送回去的,正巧听到他们密谋,所以就在阁楼上埋伏一下咯。”叶流云又露出一个很好看的笑容,“至于救下公主殿下,完全是为了报恩而已。”

“报恩?那你的恩可报不完咯。”我故作神秘一笑,缓缓解释道:“为了帮你隐藏身份,我可是又撒了一个谎。平生我只撒了两次谎,结果,竟然都是因为你,这个人情,你怎么还?”

“大不了一路互送公主殿下到新月呗,这个人情,也算得上还的彻底了吧?”叶流云大言不惭道。

“护送我?哈哈,你是想我保护你才对吧。”我细细的帮他分析道:“如今你可是刺杀朝中重臣的刺客,全国通缉,除了隐藏在我的队伍里,你还有什么别的好去处吗?”

叶流云愣了一下,而后皮笑道:“看来公主殿下果然聪明,那太尉本就是最大的贪官,害了不少忠臣,若是能亲手杀了他,又何惜被通缉。”

“等等,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突然听到叶流云话语之中有一个特别的字,想了想才得出,“若?你的意思你没亲手杀了太尉?!”

叶流云一脸颓丧,泄气道:“去晚了呗,被人捷足先登了。”

看他一副傻里傻气的模样,我心里却觉得很是开心,起码,他不是杀人犯了,我也算没帮错人。

“那杀太尉的人,是你们的人?”我好奇的追问道,叶流云摇摇头,一脸嫌弃的反问道:“若是我们的人,还用的着再派我这个高手?”

“就你这两把刷子,你们组织不派个高手带着,能完成刺杀任务?”我反唇相讥,叶流云顿时脸色发乌,“我可是宏门等级最高的杀手!”

“就你?”我摇摇头,嫌弃的提醒道:“我们还没说几句话呢,你们组织的名字就暴露了,还第一高手?”

叶流云发现自己失言,不禁懊恼的气愤道:“果然,女人就是狡猾。”

“你这么说,我可以治你不敬之罪?”我故作严肃道:“我可是公主。”

“你就是替人出嫁的而已。”叶流云一脸不屑道:“何况我若跑了,你又能把我怎样?”

看他一脸着急模样,我不禁来了斗嘴的兴致,“还能怎样,就是和朝廷汇报一下,找一找,查一查,宏门究竟是个什么来历呗。”

闻听此言,叶流云又是一脸乌云,嘴角抽搐一下,气愤道:“狡猾。”

“是聪明。”我笑着纠正他的用词,“那两个小丫头也是宏门的吗?就是那个翠芸和雨棠。”

叶流云摇头,“我不是说了,宏门是不会同时派出两个弟子行动的,所以,她们一定不是宏门的。再有,宏门压根就没有女弟子。”

“那就奇怪了。”我心下对那两个突然出现的小姑娘愈发好奇。因为宋兰成审讯宋氏和张显的时候,曾经问过这两个小姑娘的事情,但两人均不知情。

我甚至怀疑,那两个小姑娘是故意引我趟这次浑水的。

既然叶流云也不知道,我便只能再找别人。

“宏门是个什么组织?为什么要杀太尉大人?”

对我的提问,叶流云显得有些不耐烦,直言道:“这是少主的命令,至于原因,我无权也从不会过问。总之,宏门的宗旨是惩奸除恶,行的是侠义之道。”

“侠义之道我也是赞成的,不过,我们还有朝廷,还有法度,即便行侠仗义,也不能超越法度的约束。”我认真的提醒道,但叶流云一脸的不屑,随便应付道:“或许公主说的对。”

“没有或许,是一定对。”我再次认真的纠正道,叶流云越来越不耐烦,正巧李达和杜若来了,我便急忙改口道:“我想吃桂花糕了,你去买点回来。”

叶流云还不算笨,撇撇嘴,拱手行礼道:“是,公主殿下,属下这就去办!”说完便转过身,拽拽的离开了。

我望着叶流云的背影,心下觉得他走路的姿态十分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