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腹黑首辅的心尖宠

古代言情小说《腹黑首辅的心尖宠》的作者是凌七七,该书主要人物是沈云漪秦墨尘,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小说讲述了:沈云漪没想到穿越成为了沈国公府的嫡女,而且一国之君是舅祖父,太后还是外曾祖母,沈云漪这下横着走都没问题了。

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小说

腹黑首辅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0-06-02 11:13
来源:潇湘书院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首辅的心尖宠》精选

夜幕降临,皎洁的明月高悬夜空,繁星点缀在明月周围,月光星光交相辉映。

正轩堂内清冷孤寂,只有沈云漪一人,她坐在一黄花梨玫瑰椅上,身旁的桌子上放了一盏烛台,燃烧着儿臂粗的红蜡烛,这灯是入夜后,丫鬟送进来的,保证能烧到明天天亮。

夜风寒凉,吹得昏黄的烛光摇曳晃动,映衬着从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星光,使正轩堂瞧着格外的清冷,只有偶尔传进来的虫叫声和鸟叫声,才增了几分热闹。

沈云漪坐在黄花梨玫瑰椅上,整个后背都靠在椅背上,头往后仰着,双手捂着肚子。

好饿啊!

沈云漪早上挂念着至善药铺的事,根本没吃几口东西。

离府后,沈云漪也只叫了一碗阳春面,可也没吃两口。

回到家,就是被沈家航训斥,然后就是被留在正轩堂,一个人静思己过,下人除了送了两杯茶水,还有入夜后,端来一盏灯,竟连半点吃的也没拿来。

沈云漪三餐规律,连着两顿不吃,真是快要饿疯了,就像是有一团火在胃里烧,又像是有一只手在狠狠抓着她的胃,好难受!

沈云漪正饿得抓心挠肺时,门口传来了响声,她寻声望去,只见南宫氏左肩扛着两条被子,右手也抱了一条折好的被子,左顾右盼,跟做贼似的,猫着步偷偷进来。

沈云漪奇怪道,“娘,您做什么?”

南宫氏快步来到沈云漪跟前,将肩膀上的两条被子往地下一扔,又将手里折叠成方块的被子放到空桌上,没好气道,“还能做什么?你爹是下了狠心要罚你了。你难道真要在这儿坐一夜不成?还不赶紧过来帮忙铺被子。”

沈云漪心里一暖,忙起身,跟着南宫氏一起铺被子。

南宫氏在地上铺了足足两条被子,沈云漪帮忙拉着被子的两角,很快被子就平平地铺在地上。

南宫氏接着将桌上放着的被子放到铺好的被子上,边做边说,“你今儿个就只能这样将就一晚了。明儿个好好跟你爹认错道歉。”

被子铺好了,沈云漪双腿并拢,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被子上,听到南宫氏的话,倔强道,“我没错,我为什么要道歉?”

南宫氏看着沈云漪那张被烛光照耀的倔强小脸,伸出食指重重一点她的额头,惹来沈云漪的呼痛。

“你爹这一次可真是被气坏了,我嫁给你爹那么多年,还没见你爹气得那么厉害过。就凭你和你二哥两个那么胆大包天,你爹就该气!还有想想你白日里说得那些话,你啊,真是被宠坏了。”

沈云漪不想继续她错没错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娘,怎么不给我带些吃的,我好饿啊!”

南宫氏伸出两只手给沈云漪看,没好气道,“你娘我就只有两只手,只够给你拿被子,怎么给你拿吃的?你犯下那么大的错,饿一饿也是该的!”

沈云漪幽怨无比地看向南宫氏。

南宫氏硬起心肠,冷酷转头,不跟沈云漪对视,“明日除了跟你爹道歉,还得跟你师兄道歉。墨尘那孩子多好啊,你个没规矩的竟当着人家的面说他是小人?你娘我的脸真是臊得慌!”

沈云漪嘀咕道,“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向着他。”

“那是因为你没理!好了,我也不能在这儿多待,免得叫人发现。”南宫氏临走前又细细叮嘱了沈云漪明日一定要乖乖认错道歉,这才踏着夜色,匆匆离去。

南宫氏离开了,她的叮嘱声也消失了,正轩堂内一下子又变得凄冷孤寂。

好一会儿沈云漪松开抱着双腿的手,低头,有些委屈地摸了摸肚子,“肚子啊肚子,今晚就只能委屈你了。”

沈云漪正想关窗睡觉,想着睡着了就不饿了,这时,门口又有响声传来。

沈云漪心道,难道是娘心疼我,所以又给我来送吃的了?

这么一想,沈云漪立即欣喜地朝大门的方向看去,见来人不是南宫氏,而是秦墨尘时,脸上的惊喜之色生生凝固在脸上,僵硬不已。

秦墨尘举着一黑漆雕海棠提盒,闲庭漫步地踏进门槛,在沈云漪的瞪视下,从容地将食盒放到一桌上,接着又淡然坐下。

沈云漪这才注意到秦墨尘身上穿的衣裳,他还是穿着白日的那件白色衣裳。

原本被沈云漪认为是普普通通的白色衣裳,原来并不普通,因为那白色衣裳上竟绣着银线,勾勒出祥云图案,那银线似是在外浸染了月色光华,隐隐闪着银光,低调中透着奢华。

沈云漪恨不得狠狠甩自己一耳刮子,太眼瞎了!

秦墨尘理了理衣摆处不存在的褶皱,昏黄的烛光照在他的脸上,令他墨玉般的眸子也染上了层层暖意,犹如暖玉,“我想着师妹这一日怕是都没吃什么,所以为你带了些吃的。”

秦墨尘边说,边打开黑漆雕海棠提盒,从中取出一团花瓷碗,也不知里装的是什么,只它还泛着白烟,可见是热的,还有甜蜜的香味冒出,直往沈云漪的鼻里钻。

沈云漪很没骨气地狠狠嗅了嗅,口水疯狂分泌,本就饿的肚子一时间好像更饿了。

接着,秦墨尘又取出了一碟子黄橙橙的小米糕,上面还点缀着红枣,看着格外诱人。

沈云漪再次很没骨气地狠狠吞咽了一下口水,如果拿这些好吃的人不是秦墨尘的话,她早就饿狼扑虎地冲过去吃了。

沈云漪闭上眼睛,不停在心里念叨,“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只是闭上眼睛,陷入黑暗后,那诱人的香气更是直直往鼻子里钻,好像比之前睁眼时还要扩大了数倍,引得沈云漪嘴里的口水分泌得更厉害了。

低沉含着丝丝磁性,听得人耳朵能怀孕的声线缓缓响起,“师妹认为是我向师叔告密出卖你的?”

沈云漪猛地睁开眼睛,怒瞪着秦墨尘,“难道不是?”

沈云漪忽然发现她坐在地上,秦墨尘却坐在椅子上,她这样仰着头跟他说话,颇有些低人一等的感觉,很没有气势。

沈云漪站起身,坐到秦墨尘的对面,与他对视,甜美的小脸上一片认真肃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