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田园悍媳

小说《田园悍媳》的主角是余夏儿徐问,作者:舒长歌,三华文学为您提供田园悍媳在线阅读,田园悍媳小说讲述了:余夏儿是徐问家的童养媳,不仅傻傻的还恶毒,害得未婚夫的脸受伤,所以没了前程,就被赶出了徐家,余夏儿不像前世死皮赖脸的留下,走得干干脆脆。

田园悍媳小说

田园悍媳

更新时间:2020-06-02 11:12
来源:潇湘书院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田园悍媳》精选

明知道这死丫头不好惹,偏生要招惹一下,这下可好,一桌子饭菜都毁了。

余婆子缩了缩脖子,只是想给这死丫头下个马威风,好让她知道这家里是谁在做主,不是力气大就能想咋地就咋地的。

谁知道这死丫头这般嚣张,连饭桌都敢掀。

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脊梁骨都会被戳断的,这死丫头竟然都不怕。

余婆子想到什么,恶狠狠地瞪了韦氏一眼,都是这不下蛋的懒婆娘害的,下生的熊崽子,白眼狼。

都不敢看地上,看上一眼就心疼得要死,这野菜虽不值什么钱,可煮野菜的时候可是滴了好几滴油的,白瞎了油了。

好在饽饽吃完了,撒地上的都是菜,要不然她会更心疼。

“看什么看,没得吃了。”余婆子不敢骂余夏儿,余光瞥见二房七岁的余成银眼巴巴地看着她,立马就骂了起来,“熊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今儿个晚饭就这样了,多一口都没有,饿死你也是活该。”

余成银就是个熊孩子,刚被哥哥余成金怂恿着喊余婆子重新再做晚饭,结果都还没有喊出口,就听到余婆子这么说,立马就不干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去,扯着嗓子嗷嗷了起来。

“我不管,我肚子饿,我要吃饭,我就要吃饭……”听着像是在哭,却是干打雷不下雨。

黑土地上面全是菜汤,这一坐,一打滚,浑身就变得脏兮兮的。

一旁的田氏也不管,眼珠子滴流转着,她虽比韦氏好些,分了整整一个饽饽。可这饽饽里头全是菜,压根就没有多少面掺在里头,还没有拳头大,她吃着根本不饱。

要能再做一顿,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余婆子一脸阴森森,转身就去找棍子,心想:老娘收拾不了那挨千刀的赔钱货,还收拾不了你个熊娃子?

余成银是个熊孩子,也贪吃,但一点都不傻,一见他奶拿了棍子,立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哧溜’爬了起来,撒丫子跑飞快。

等余婆子转身的时候,人都已经跑了十来米远,余婆子看着面色一沉,难看得吓人。

啪!

“还愣着干啥,赶紧给我把地上收拾干净了。”余婆子打不着孙子,转身棍子就打在了田氏身上。

田氏‘嗷’地一声跳了起来,可没想到自己站在一旁什么都没说,竟然也会挨打。

这挨了打,又不想收拾东西,田氏就想着学二儿子那样偷跑,结果没跑几步,头发就让拽住了。

余婆子一脸阴沉:“怎么地,老娘还指使不了你了?”

田氏痛呼出声,哪里还敢跑,嘴里直嗷嗷:“疼,疼啊娘,您轻点,轻点啊!”

一时忘了余夏儿就在一旁,脱口说道:“这收拾的活,平日里不都大嫂干的吗?我哎哟……”

话没说完,又让余婆子抽了一棍子。

余婆子不知道这事吗?换作是平日里,自然是由老大媳妇来干,可今日是什么光景?

人家生的狼崽子在那杵着呢,真当她老婆子不要脸的吗?

要是这黑了心肝的玩意铁心护着,搞不好她这老婆子还得挨削。被自个嫡亲的大孙女打骂,传出去还能有脸?

况且韦氏……嗯,韦氏跑了!这不下蛋又懒又馋的贼婆娘,竟然胆敢溜了,去他娘#@%@%@

“人家有狼……闺女护着,你有吗?”余婆子恶狠狠地盯着田氏,一副恨不得吃她的肉的模样。

田氏脖子缩了缩,但还是没忍住,梗着脖子说道:“我有儿子,有三个儿子。”

余婆子一脸冷笑:“你让你儿子护你一下看看?”

田氏下意识看向自家儿子,就发现大儿子跟二儿子都跑了,剩下三儿子在这里。

三儿子唔……正抓着地面上的菜吃,看起来埋汰得很。

才四岁的孩子还不多懂事,估计也没怎么教好,只知道肚子饿了要吃的,压根不知道地面脏。

“瞧你干的好事。”田氏见着也有些嫌弃,却没将儿子抱起来,而是不满地瞪了余夏儿一眼。

余夏儿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虽说余文财这个样子看着很是可怜,可想到余文财长大后的样子,就一点都不觉得同情。

又扫了一眼,见众人敢怒不敢言,不由得嗤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明天记得做我饭,不然都别想吃好了。”出门前不忘提醒了一句。

余婆子闻言气了个倒仰,干瞪着眼睛,胸口不断起伏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气晕过去般。

“当家的你看看,就她那个样子,难道真不管了?”余婆子不甘心地看向余老头说道。

余老头心想,管是想管的,可咋管?

“你们有啥主意?”这么个祸害留在家里,确实挺麻烦的,余老头就不由得看向三个儿子,特别是大儿子。

老二余大勇没好气地瞪向自家大哥:“大哥,那可是你生的,你看要怎么办吧。”

老四余大全跟着点头:“就是啊大哥,大丫可是你的女儿,你得好好管教一下才行。再怎么样,也不能跟长辈子对着来,还对长辈动手,太不像话了。”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应和,一个劲地指责余大志,怪他没管教好女儿。

“管,一定管。”余大志一脸讪讪地,不得不点下头,心里头却虚得很,养出这么个女儿来,他比谁都要头大。

可没忘了,本想教训闺女的,结果反被教训了。

进门的那一脚虽不多重,但他到现在都还感觉火辣辣的疼,不过不是屁股疼,而是脸疼。

当爹的让女儿收拾了,能不脸疼么?

“老大,我可跟你说了,这死丫头你要是管不好,回头你就带着你媳妇跟这死丫头一块滚出这个家,老娘可是一点都不想伺候你们。”余婆子扭曲着脸,恶狠狠地说道。

余大志面色一变,立马说道:“娘,您放心,儿子一定会管好大丫,让她好好孝敬你。”

不知为何,余婆子听到‘好好孝敬你’这几个字,就莫名发冷,连眼皮都在跳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