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魂兮归来漫蒹葭

主角是楚卿媱寅耀云矽的小说《魂兮归来漫蒹葭》,是作者山谷俗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古代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无人管卿媱好歹,在六池宫,昏灯相随,最终流产了她与寅耀的骨血,她坠崖丧命。那时候的日子如今要来或是胆战心惊的,何况如今,她比之前理智配建,也更有充足的人生道路经验,不会再以男生为核心,不肯依赖于所有人而活。

魂兮归来漫蒹葭小说

魂兮归来漫蒹葭

更新时间:2022-01-14 23:58
来源:追书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魂兮归来漫蒹葭》精选

云矽本想避过去,但奈何,她是下人,荷塘边的这石桥又窄,她只得低眉顺眼的立在一旁,以丫鬟的谦卑的招呼道:    “封少。”    封少没有应答,没有走,而是靠近了她,高大的身影把她困在荷塘石桥的栏杆之上。她一动不敢动,往后一点怕掉进荷塘,往前一点,则会直接撞进他的怀里,这两个结果都不是明智之举。

封少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竟温柔的,声音低沉的问:    “叫什么名字?”在这样温柔的夜色之下,他这副样子与嗓音,会让所有少女的心颤抖,但可惜,云矽不是少女。

她没有任何娇怯,而是目光与他直视,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云矽。”    封少低低的笑了,那双眼,即便在夜里也熠熠生辉,看着云矽纹丝不动的表情,他倒是想知道她能绷多久。

他又靠近了一点,低头,呼吸便落在云矽的额头之上,甚至他能看见她低垂着的眼眸上,那浓密的睫毛,像蝴蝶的羽翼,密而翘,但这个女人依然绷着,靠的这么近,连微微闪动一下亦是没有。

他忽然笑了,放开了她,离她一步之远,有意思,从他阅女无数来看,这个叫云矽的丫鬟,手段不低,至少不像别的女人那般乏味。

他忽然笑了,放开了她,离她一步之远,有意思,从他阅女无数来看,这个叫云矽的丫鬟,手段不低,至少不像别的女人那般乏味。

-----------------    第二日,破天荒的,封少竟没有出门,而是留在府内,甚至还起了个大早,闲闲的在院子里来回走。

几个丫鬟见到他,无不面色绯红,在他周边或者扫地,或者擦窗,磨磨蹭蹭,眼角的余光全都偷偷看向他,甚至看的痴痴傻傻忘记手中的活。

而一大早让这些丫鬟春心萌动的封少,却没有任何自知,从她们身边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见丫鬟手中抹布落地,竟弯腰拾起浅笑着递给了人家,柔声道:    “小心点。”    那丫鬟的脸便红到耳后根,灵魂出窍了似得呆滞着动不了。云矽从厨房里端了早餐过来,正巧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得感慨,这样的男人生来便是招蜂引蝶的。

她把早点放到了老管家指定好的一张石桌上,石桌上面因昨晚的刮风,还飘着几瓣落花,云矽用衣袖扫了过去,然后恭敬的招呼:    “封少,您的早点。”    她依然不卑不亢,甚至没有因昨晚的尴尬而有任何不适,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她这冷冷的,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让封少确定,眼前这个穿着跟村姑似的,皮肤暗黄的丫鬟真的是昨晚遇见的那个叫云矽的丫鬟。

哈哈,他一边吃早餐,一边双眼盯着云矽看,见她盘着老气横秋的发鬓,发鬓上没有任何的装饰,朴实的像个农村老妇,而身上的衣衫更是青灰没有任何一抹艳丽的颜色,连皮肤都有掩饰过的暗黄与粗糙。

她打扮的这样粗鄙而俗气,骗骗外人还行。但他封少,从小在花丛中长大,早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眼便看出了云矽的与众不同,更何况,昨晚,他见过她最真实,不施脂粉的样子。甚至,他能记得,在荷塘边上,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淡淡清香,以及月光下,她光洁而细腻的皮肤。    封少有过很多女人,个个美而艳,比她漂亮甚至懂风情的多了去,但,却极少遇到云矽这样气质的,她很静,也很冷,但是就那么站在那里,却让人不能忽视她的存在。    就像这一早上,他在院子里故意来回走动,所有的丫鬟注意力全被他吸引而走,而云矽也看着他,但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

就是这么一个无波无澜的眼神,勾起了他体内的兴奋,像是猎人看到猎物那般激动,对于女人,他许多年未曾有过这样的知觉。

云矽准备离开时,却忽地,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往下,然后整个人便坐在了封少的腿上。

他一手扯着她的胳膊,一手揽着她的腰,把她圈在怀里。两人的脸离的这样近,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冷情的眼,手在她腰间摩挲。    这一幕,使清晨的封府像被施了魔咒,安静的可怕,连平日枝头的鸟叫声也戛然而止。

几个丫鬟愣愣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甚至刚才那位掉了抹布的丫鬟已红了眼眶,老管家更是没法言语。    他们封少的口味何时变得如此之重?现在搂在怀里的,可是本院里最丑最老的云矽啊。

而此时的云矽,内心翻滚,控制着双手没有甩一巴掌过去。若放在现代,她会毫不犹豫甩过去一巴掌,但是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因她冷静的在思考,这一巴掌过去的代价。

在她还没思考完时,封少,猛地嫌弃的把她推开了,像是评价似的:    “嗯,你比红楼那些姑娘有趣多了。”    然后拍拍衣袖,不染一丝尘埃的走了。

留下一个院子的人沸腾开。    云矽是不知道她跟封少是什么仇什么怨,她已刻意低调行事,竟还是招惹上了他。清晨在府院里闹的这一出,让云矽顿时成为了众矢之的,其她人不仅不再跟她说一句话,甚至背后也对她指指点点,活像是她抢了她们的男人那般深仇大恨。    而对她不薄的老管家见了她也是直摇头。

“云矽啊,我原是看你聪慧又肯干,想悉心栽培你,才让你去封少那近身伺候,想不到你也心术不正,太让我失望了。”    “我没有,不管您信不信。您要真不信我,我可以马上离开封府。”    她这么一说,管家没有再追究她的责任,反而叹气道:    “既然封少留意到了你,你要这么走了,回头封少找起来,我怎么交代?你要走,也得等封少同意。”    这管家,在封府的地位极高,据说是封少从顾府带过来的,从小看着他长大,颇有几分长辈的脸面。    哦,对了,封少的原名叫顾南封,是当朝丞相之子,从小不奔仕途而转从商,气的当朝丞相与他断绝父子关系,而他自己出来自立门户,创立了一番事业,自立封府。

这些也是云矽这两天知道的,早年间,封府里还有几位是从顾府过来的下人,名义上是来伺候封少的,但实则是丞相派来监视的,这些人全被老管家给打发走了,他对封少可是忠心耿耿,所以在府中的地位仅次于封少本人。

其实这两天,即便没有今早这一出,云矽也是想着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原因无他。    封少姓顾,叫顾南封,而他爹是当朝顾丞相,还有一个重点,当今皇上的宠妃莘妃,也姓顾,叫顾莘,是顾南封的亲妹妹。

云矽当时得到这个消息时,便已萌生出要离开的意思。她从现代回到这一世,不管是有任何原因,她都暂时不想去面对,所以讨厌极了这种人与人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

“云矽。”    老管家叫她。    “什么事?”    “封少看上的女人,便一定会得到手,你逃不了。”管家说的坦坦荡荡。    云矽好奇:    “您不反对?当初您让我进封府,可是笃定封少看不上我才允许进来的。”    管家皮笑肉不笑道:    “封少的女人何止一二?多你一个也无妨。况且。云矽,你够聪明。”

最后一句是贬她还是夸她?    她若够聪明,就该在知道封少的真实身份的第一天就卷铺盖跑路。    否则,她在封府多呆一天,曝光的几率就多一分,万一寅耀知道她还活着,她的危险就多一分。

她原以为他早忘记她了,可从爹娘口里的描述,从那日街头的惊鸿一瞥,他是那么的恨她,虽然不知他这恨意从哪来,毕竟是他先不要的她。

如果让他知道,她还活着,后果不堪设想。    云矽的性格是荣宠不惊,管家的冷落她并未放在心上,照常做好自己手头上的事,而其她丫鬟的故意找茬,她能避就避,避不开的,她便直面而上。    府里的丫鬟以蓝玉为首,她是封府成立之初,进来的第一批丫鬟,呆的年头最长,而且,据说,她也曾是顾南封众多女伴之一。所以只要顾南封不在府内,她便会趾高气扬,目中无人,脏活,重活,全让新来的做,而管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不巧,云矽属于新来的。最初,蓝玉并未把云矽放在眼里,极不屑跟她说话,后来,管家把她安排到顾南封的身边当贴身丫鬟,蓝玉倒是来跟她说过几句话,那时,大抵上是觉得她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但现在,情况变了,顾南封公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她做了如此亲昵之举,顿时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放在柜子里的衣服会莫名其妙弄丢,她的床榻中央,会莫名湿了一大片,甚至经常,等她忙完去厨房吃饭时,早没了她的饭菜。    这些幼稚的小女孩的举动,她本是不想理会,但次数多了,便有些厌烦,只能快刀斩乱麻。

这一日,晌午十分,顾南封难得在家,正在午睡,天气有些闷热,蓝玉被其他几个丫鬟怂恿着,去屋内顾南封的床边用扇子替他轻轻扇风。    屋外的丫鬟悄悄看着,撇着嘴露着微笑。    这时,云矽直接走到顾南封的床边一言不发看着,正在扇风的蓝玉恼怒,瞪她一眼,示意她出去。但云矽根本没理会她,只是看了一眼顾南封之后,确定他并未睡着,所以开口道:    “封少,我有话说。”    “你别打扰封少午休。”蓝玉在旁边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