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公主不在了

《公主不在了》小说为维维微微的倾情力作,讲述了阿茼林潜磐齐瑗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公主不在了小说内容精选:盖头落下,一张娇美容颜显露无疑,她敷粉涂朱,头戴繁复凤冠,艳光四射,一双澄然美眸含羞带怯地望向他。而他望见凤冠下,那一头顺滑如绸的如墨黑发时,心如被冷水浇灌,霎时间冷了三分。

公主不在了小说

公主不在了

更新时间:2022-01-14 15:42
来源:知乎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公主不在了》精选

林潜磐垂眸看着汤碗,片刻后才缓声道:“她会不会有残虐别人的恶习?”

端福眉头微蹙,想了一会儿,没明白为何会这么问。

“十八她……应该是不会有的。听闻她对身边的随侍宫人都极好,好得都快要失去了尊卑之分。直到先帝遣了教习嬷嬷专门管束她,她才慢慢懂了些尊卑礼仪。”

现在想来,端福还是有些鄙夷,“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公主,居然甘与卑贱奴仆之流相处。”

这不仅是丢了她的身份和脸面,也是丢了他们秦宫所有皇子公主的脸面。

端福如今想着她已逝的十八妹,难免升起一股怅惘。

她这十八妹虽然言行举止鄙陋粗俗,但除了择婿一事,到底与她过节不大,落得一个葬在狗腹的结局未免过于悲惨落魄了,让她也难免心有戚戚。

“十八妹,她脾性古怪,性子也执拗非常。会因为一点小事,就与别人争夺不休,有一次她丢了一个小绣囊,被十五皇子一脚踢到莲池之中,她回来找时碰巧看见,差点与十五弟撕扯起来。后来居然还一冲动跳进了莲池去找那个小绣囊,她又不会水,差点淹死在塘中,幸好随行侍卫将她救了上来。”

这些都是她与别的公主贵女闲话间听到,也不曾亲眼见过,也无法理解她为何那么去做。

林潜磐忽的将手中瓷勺搁下,“喀”地一声砸在碗沿。

然后探手在衣襟和宽袖中摸索翻找。

端福莫名地看着他的动作,“陛下想找什么?”

林潜磐没有理她,而是招来了福安,“去找那个镶绣松枝纹的香囊。”

福安领命而走。

端福断断续续地和林潜磐叙说了许多关于十八妹的事,话到最后已几近枯竭,她与十八妹本就私下无往来,有印象的事很多都是经由旁人之口得知的。

林潜磐有一搭没一搭地饮着醒酒汤,可她估摸着汤水都已经凉透了,但看他隐晦神情,也不敢出声问话,更不敢倏然停下话头。

她在脑中搜罗半晌,才想起一事,“还有一次,那时陛下……被奸人构陷入狱。”

“听闻十八她连夜奔向未央宫,在未央宫前跪了挺久的时间。”

“那是何时的事?”林潜磐出声问她,嗓音沉沉。

端福没想到他居然不知晓,思虑回忆片刻,“好像是在岁末。”

林潜磐自然记得那次入狱的事,不过他并不是被人刻意构陷,而是在收受贿赂时不慎被人拿住了把柄,借机发难,下了死手,他在牢狱中待了半年,找人多方斡旋才得以脱身。

而等他出狱后,并没有听说过十八为他下跪求情的事。

如果是岁末,那就是他才刚入狱不久的事。

此时,殿外脚步声响起,福安走进来,将一枚镶绣松枝纹的深青色香囊俯首递给林潜磐。

他将深青香囊搁在桌面上,“你见过这个吗?”

端福将香囊正背面反复看了半晌,觉得莫名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忆起林潜磐适才的反应,脑中忽的灵光一闪。

“这背面的金线松纹就是十八随身佩戴的那个绣囊样式。”

不过那个绣囊破旧褪色,也没有金线,与十八的公主身份格外不匹配,这也是她能记住这个绣囊样式的原因。

再仔细观察,这松枝纹香囊上的金线是后来补绣上去的。

林潜磐意色一沉,他也终于辨认出来,那上面的纹样在模糊的记忆中也能寻得见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