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结束六年恋情

小说《结束六年恋情》的主角是池清陆之佳,作者:小呀小猫咪,三华文学为您提供结束六年恋情在线阅读,结束六年恋情小说讲述了:难得空闲的周末,我缱绻在温暖的被窝里准备睡个懒觉,门外的吆喝声扰了我的清梦,我这才注意到原本应该还在补觉的陆之佳不见了踪影。打开房门,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正指挥着两个搬运工往隔壁空着的屋子里搬沙发,陆之佳「咚咚咚」地上楼,手里还抱着一个显示器。

结束六年恋情小说

结束六年恋情

更新时间:2022-01-12 18:27
来源:知乎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结束六年恋情》精选

这个回答完全不在我的预料之中,八千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和陆之佳要两个月才能存到八千块钱,而张文强只是一个服务员,他月薪四千,每个月都是月光,到了月底那几天还要上我们家来蹭饭,他凭什么买八千块钱一套的衣服?

我当下就拒绝了:「不借,买得起就买,买不起就不买。为什么要跟你借钱来提前消费?」

我没有提前消费的习惯,在我看来有钱你就买,没钱就节制。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一旦放任不管就会被吞噬。刷手机的时候总能看见类似「大学生因过度消费欠下巨额网贷跳楼」这样的新闻。前些年网购还没这么红火的时候,「网贷」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很陌生,在双十一、双十二也变成节日的今天,带货的主播一句「oh,mygod,买它!」人们就失去了理智,就算吃土也要消费。

得益于这种畸形的消费观,国家GDP猛涨,同时年轻人的负债率也节节升高。

见我不同意拿钱,陆之佳拱到我旁边,抱着我的手臂跟我撒娇:「哪个年轻人不是这样嘛,都是活在当下看不见以后的,好宝贝,我都答应他了,你总不会想我在人家面前没面子吧?」

「没有把握能办到的事,你为什么要答应人家?这是你的问题好吧?他要活在当下可以糟践他自己的钱,不要来糟践我的,如果他是家里有事,又或者是生病了,我可以借这个钱,但是你说他用来买衣服,我绝对不借,你让他自己去分期。」我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轻轻挣脱开陆之佳的手。

「他之前网贷有逾期,还没还上,信用卡和网贷都用不了。」

听了陆之佳的话,我更是觉得他没头脑,他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人家连自己的征信都不在乎了,还会在乎自己的脸面吗?借钱的时候是孙子,还钱的时候那可就是大爷了。风险系数那么高,把钱借给他,等同于往火坑里丢。

陆之佳一直试图说服我,我铁了心不借,我们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张文强敲响我们家的门,陆之佳才一脸委顿地去开门。

大概是见陆之佳没有回音,张文强自己上门来要了。一进门他就一改往日的目中无人,嬉皮笑脸地跟我问好,一口一个嫂子,声音甜到发齁。然后一直朝着陆之佳使眼色,陆之佳摇摇头,又一脸无奈地看向我。

张文强搓了搓手,缓步走到我身边:「嫂子,那个……最近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先借我。过两月,我一定还。」张文强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

我委婉地拒绝:「我们平日里手松,也存不上几个钱。这些钱都存了死期,就留了点日常生活开销的钱。」

我觉得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是个正常人都能明白我的意思,可我低估了张文强的心理素质,他竟然对我说:「那你手头上有多少,都给我吧。」

他说得很轻松,好像我借钱给他这件事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不行,这些钱我得留着交房租还有电费。」我直接拒绝。

「佳哥,你在家里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啊,还没结婚呢就把你这经济把控得死死的,得,就当我没来过。」没有达到目的的张文强有些气急败坏地甩门离开。

陆之佳的脸色随之变得阴郁,责怪我让他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你能不能为我考虑一下?最近我们有个经理的位置空缺,我和另外一个主管在竞争这个位置,我需要底下人的支持!」

「成就是自己争取回来的,你有能力,你的领导自然会把你提拔上经理的位置,而不是靠着你自己拉帮结伙的。」

「我们那里的情况跟你们公司能一样吗?娱乐城这种地方做的都是人情世故,我跟他们搞好关系还不是为了多点支持好升职?不就八千块钱么,你至于么你?」陆之佳越说情绪越激动,一挥手,将床头柜上的茶杯打翻在地。玻璃杯落地即碎,杯子是情侣的款式,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时我送给他的礼物,一个印着月亮的图案,一个印着星星的图案,取意于我很喜欢的那句诗「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这对杯子我们用了很多年,即使搬家也一直带着,现在月亮碎了,星星也即将坠落了。

我从包里翻出存有两人积蓄的银行卡交给陆之佳:「密码你知道的,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还你自由。」

我当着陆之佳的面,收拾行李,这一次陆之佳没有拦我,也许他也觉得没有意思了吧。

那两个字我们两人都没说出口,却又好像把什么都说了。

9

对于我和陆之佳分手这件事,我妈并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

我妈说,人在不同的阶段需要的东西也会不一样,两个人在一起要么一起原地踏步,要么一起奔向远方。一个人拖着另一个人向前走,那样太累了注定不会长久。

我妈自从跟我爸离婚后,整个人脱胎换骨。生活的苦难没有把她熬成只会刷心灵鸡汤的怨妇,恢复健康的她坚持锻炼,尤其是在退休之后,我妈定期和社区的大爷大妈一起报名夕阳旅行团,去看看景秀河山。一个人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我不难过吗?怎么可能。

但我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情绪的人,我也不喜欢争吵,大多数的时候我只能在深夜里宣泄自己的情绪。

我回家的第三天,陆之佳给我发来微信,只是简单的一句:还在生气吗?

思虑再三,我还是回他了:「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想过这种一眼看不到头的日子了,也许是上了年纪,我现在只求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