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第一章松锦大战

《第一章松锦大战》朱慈烺朱宇崇祯小说由三华文学给大家提供精彩全文阅读:对大明朝朝中而言,自打崇祯五年的登莱之乱,孔有德耿仲明等人劫持登州水军叛变建奴以后,登州水师早已有名无实,假如要想复建登州水军,不仅消耗重金,并且旷日长久,而大家只必须一道谕旨、2个官衔,就可以让登州水军再次复生,不妨一试呢?

第一章松锦大战小说

第一章松锦大战

更新时间:2021-12-23 13:51
来源:阅文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一章松锦大战》精选

朱慈烺抬头时,看到的是父皇蒙蒙的泪眼。

“我儿仁厚赤诚,爱民如子,父皇我甚是欣慰!”崇祯轻声而赞,眼眶微红:我儿都能将百姓安危摆在第一位,我自诩圣天子,关键时刻却为虚名所累,忘记了先帝的遗言,实在惭愧。

“父皇……”

崇祯帝仰天长叹一声:“不要说了,父皇答应你了。”转对王承恩:“王承恩,传旨,令杏山塔山军民全部撤回山海关,具体事务,由兵部督办。”

“是。”王承恩答应。

“父皇,时间紧迫,必须严令兵部抓紧时间。”朱慈烺大喜,虽然知道不应该,但他还是忍不住多了一句嘴。

崇祯笑一笑,目光看向王承恩:“听见没有?将太子这一句也写到圣旨里。”

“是。”

王承恩快步退出,去传圣旨了。

朱慈烺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些天来,如何说服崇祯,撤回杏山塔山的军民,是他思考最多的一件事。

崇祯对一城一地看的极其重要,整个崇祯朝,从来没有主动放弃过任何一座城池,任何放弃城池的官员,都会遭受他最为严厉的惩罚,提出的人也会遭殃,因此,即使明知道杏山塔山已是死局,但依然没有官员敢向崇祯提出撤退的两字。

想要说服崇祯改变立场,主动放弃杏山塔山,不是一件容易事。

还好,朱慈烺做到了。

但还是有点小遗憾,父皇虽然答应从杏山塔山两地撤军,但却没有提到宁远,宁远城距锦州一百八十里,现在还牢牢的握在明军手里,加上宁远城是名将袁崇焕修建,城池坚固,还曾经有宁远大捷,因此倔强的父皇丝毫没有放弃宁远的意思。

朱慈烺没有再劝,父皇能答应从杏山塔山撤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须见好就收。

所幸照历史记载,宁远城被断绝是在崇祯十六年,还有一年时间可以挽回,倒也不必太着急。

崇祯牵着朱慈烺的手,目光凝在朱慈烺的脸上,很严肃的叮嘱:“我儿是太子,我大明未来的皇帝,今日就算了,从今日起绝不可以轻易流泪,不然会为人臣嗤笑,不复天家的威仪,你明白吗?”

“儿臣明白。”朱慈烺点头,心说你刚才不也泪眼蒙蒙了吗?

“明白就好。”

崇祯松开朱慈烺的手,踱步走回几案后:“你说有三件事,水师的事让朕高兴,撤军的事让朕为难,却不知道你第三件又是什么事啊?”

朱慈烺整理了一下情绪,拱手道:“父皇,如今外有建奴,内有流贼,但我大明朝除了山海关的关宁军,京畿附近,竟然再没有一支可堪一战的精锐了,一旦建奴绕道蒙古,再行崇祯二年的旧事,兵临北京城下,我大明朝就危险了,因此儿臣以为,整顿京营已经是刻不容缓之事!”

崇祯脸色微微一变,沉吟道:“你想整顿京营?”

“是。当初我成祖文皇帝定都北京之时,设立京师三大营,分别是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此三营乃大明朝精锐中的精锐,曾追逐漠北,扫平沙漠,迫的蒙元望风而逃,当年那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豪气!可如今的京营却暮气沉沉,除了维持治安,竟然再无其他用处,儿臣思量着,京师三大营这是生病了,必须下猛药、去沉疴,三大营在册人员一共有十二万人,不需多,只需能整编出三万精兵,纵使建奴兵临城下,我大明也丝毫不惧!”

朱慈烺声音坚定。

崇祯皱着眉,在几案后来回的踱步。

京师三大营的那些烂事,他心里是知道的,崇祯元年的时候,他就命当时的兵部尚书李邦华整顿过,而李邦华也不负重托,占役、虚冒、卖闲、包操等京师三大营的诸多弊端,在李邦华任内几乎杜绝,营内偷奸耍滑,违背军律之辈纷纷治罪,老弱病残也都被裁汰,一时间,京营战力为之一振。

但李邦华此举侵犯到了朝臣勋贵的权益,被朝臣勋贵视为死敌,正好德胜门会战中,京营在城头放炮轰到了自己人头上,言官们抓到借口群起攻击,弹劾奏折雪片般的飞来,将李邦华描述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最后,崇祯只得将李邦华罢免。

李邦华离开之后,京营故态复萌,接任之人视李邦华为前车之鉴,一个个因循守旧,京营便一日一日的糜烂下来。

崇祯并非不想整顿京营,崇祯四年,他抛开文官,派太监唐文征提督京营主持京营之事,但收效甚微--即使是太监也知道,整顿京营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李邦华罢官免职还是好的,真把那帮世袭罔替的勋贵们惹急了,说不定小命都难保。

崇祯七年,崇祯干脆让司礼监掌印大太监曹化淳提督京营,曹化淳颇有干才,他吸取了李邦华的教训,没有全盘整顿京营,只是将原先的四卫营整训为新的勇卫营,任用手下知兵的太监卢九德和刘元斌为监军,并精心网罗忠诚勇敢之士,明末名将孙应元、黄得功、周遇吉,都是在这个时期加入勇卫营,并且很快就崭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