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梦思清歌

穿越虐恋小说《梦思清歌》的作者是山谷俗人,该书主要人物是沈清秋夜离禾沁,梦思清歌小说讲述了:“禾沁,你也就省省事吧,在这一天城,只需封少不允许,便是一只蚊虫也别想甩出去。”禾沁听着大管家得话,朝顾南封看过一眼“我认栽,来,你要饮茶。”顾南封挑挑眉,乘坐到她的边上,拿出杯子一饮而尽,也是平心静气。

梦思清歌小说

梦思清歌

更新时间:2021-11-25 17:43
来源:阳光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梦思清歌》精选

“是,你一意孤行自己出来从商,爹再反对,最后也顺着你的意,给了你自由。可是爹呢?这几年老了,在朝廷上也处处受限制,虽是丞相,但只管一些礼部,祭部一些无关紧要的杂事。但你看看水家?前阵子打了败仗,导致朝廷兵力锐减,但是皇上竟没有丝毫的怪罪他们。”

“胜败兵家常事,输了都要受罚,以后谁还敢带兵打仗?”顾南封不以为意。

“哥,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水家可是当年大王爷的人,你看看现在的朝中,大王爷当年的老部下,一个未留,别说犯了打败战的错,即便是一个小错误,也会被皇上当场贬官,严重的直接格杀勿论。但水将军,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反而受到皇上重用,为什么?因为水将军,还有水寒正能带兵打仗,朝中几个将军都是水将军培养出来的。哥,你若能拨些银两给朝廷,曾加兵力,让爹掌管一定的兵权,也不至于像这样处处受限。”

顾南封听后,摇了摇头回答道

“爹年纪大了,别再想着去争夺,是时候该退下来享福了。至于你,这是你自己当年选的路,怨不得别人。况且,在通朝,谁不知道你是皇上最宠的妃子?就你这性格,犯了那么多错,做了那么多糊涂事,皇上哪次责罚过?还不是每次都护着你。”

顾莘却忽然感慨起来

“容颜易老,你以为皇上能永远对我好?当年,我听说,水将军的女儿沈清秋,也深受皇上宠爱,可后来还不是被关进寒池宫,永不得出入?即便水将军在朝中威风凛凛,关于沈清秋的事,也是不敢在皇上面前提半句。所以,你若是不帮我,我将来的下场恐怕比沈清秋还要凄惨数倍。”

禾沁听的,心中一阵冷过一阵,是阿,当年在没有权利斗争,没有万里山河的斗争之时,夜离大概是爱过她的,那时的快乐,那时的情分都是真的。可,还是顾莘看的明白,情能维持多久?

她从前如果有顾莘这份通透,也不至于落到那个下场。如今,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听顾莘口中所说的朝野,更深刻的理解到所有人都难。

夜离管理天下的难,爹爹守护疆土的难,顾丞相保持地位的难,顾莘争宠的难,这些难都是环环而扣,谁也不比谁好过。

顾南封沉默不语,顾莘继续说到

“这次南方洪涝,良田被毁,很多百姓吃不上饭,有地方官员来报,这场涝灾声势浩大,尤其是宕阳城内,已断粮。朝廷有赈灾粮食运输过去,但缺口很大。哥哥,皇上少年时在宕阳城里生活过,对那感情颇深,安公公说,这几日皇上也忧心忡忡,甚是关心。这次你若能相助,提供粮食送往宕阳,解了皇上的燃眉之急,我跟爹爹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顾莘已有祈求之意看着顾南封。

“我考虑一下,你先回宫去。”

送走顾莘,顾南封难得表情凝重的思考问题,禾沁不想打扰他,正准备离开,却听他忽然问

“禾沁,这事你怎么看?”

禾沁顿住脚步,回头看他问的认真,并不是随意,她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今晚从顾莘那得到的所有消息,她还未消化完。朝廷之争,后宫之争,她只想躲的远远的。

“朝堂之中的事我不懂,给不了任何意见。”

“禾沁,你跟别人不一样,你善于站在旁观的角度思索问题,你比当局者看的清。所以,我信你。”

顾南封正色的说到这问题,让禾沁原想向外走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是旁观者吗?她看问题够客观吗?

她是水将军之女沈清秋,她是被夜离恨之入骨关进寒池宫的沈清秋,更是对宕阳有深厚感情的沈清秋,她曾与夜离在那度过最快乐的少年时光。

对啊,宕阳于她亦是重要。在顾南封的注视之下,她思索之后,开口道

“我想莘妃说的有道理。先不说你若肯出手帮忙,让她在后宫之中的地位能够提升之外,就拿你们顾家来说,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你比我懂,顾丞相在朝廷本就有一定的威望,而你,封府的事业做到覆盖整个天城,十家商铺有九家是你的,自古以来,官商为一丘之貉,官商的关系密不可分,你是清高,不肯屈尊他们,但若不是顾丞相以及莘妃在朝中的地位,没人敢动,恐怕你这封府也早经营不下去。再者说,皇上对富可敌国的你,为何没来打压你?关键还是看你在朝廷需要时,是否能够助其一臂之力。”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看顾南封脸色无异,她才继续说道

“你问我意见,我的意见是,不仅要做,还要做到声势浩荡,让天下人都知道,你顾南封是向着朝廷的,将来不仅你生意好做,顾丞相能保着地位,莘妃也能在宫中如鱼得水。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听完禾沁的一番话,刚才表情还凝重的顾南封忽地笑了,笑容荡漾的看着禾沁

“知我者,莫若禾沁也。就按你说的办,开仓赈粮,我亲自押队送往宕阳。我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取财于民,我也用之于民。”

“亲自送去?没有必要吧,你堂堂通朝首富,被劫持了怎么办?”大事已定,禾沁开玩笑。

“伾伾坯,乌鸦嘴。要做就做彻底,你陪我一起去宕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