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哭唧唧的玉蟾

朝露何枯的小说叫《哭唧唧的玉蟾》,这里提供哭唧唧的玉蟾阅读。哭唧唧的玉蟾朝露何枯讲述:我在见这位钟山帝君之前,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听说烛阴龙身长千尺、行色可怖,在上古一战中单灭四大部落。最要紧的是,我想知道,神龙吃不吃兔子?越靠近钟山之巅的王殿,烛阴精火越热,仙官带的法宝也不足以支撑他进去,他把我放在殿口,便头也不回地跑了。

哭唧唧的玉蟾小说

哭唧唧的玉蟾

更新时间:2021-11-25 16:32
来源:知乎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哭唧唧的玉蟾》精选

他低声哄我:「岁岁,快变回来。」

可见世间男人如何善变,前头我不是兔身不许我近身,如今近了身又不许我变回去。

我诚恳地说:「我变不回来了。」

帝君又揪起我的后颈,到底没忍住,抱入怀中揉了两把。

5

小药丸这么吃着,钟山百里的火都熄灭了。帝君随手吹了口气,焦黑的土上便草木蔓发,生息之力覆盖百里。

殿里面的侍从也终于如云般忙碌回来了。

丑玉蟾被接回去了,一个个欢天喜地的。

仙官清点名册之后,又斟酌着问:「此前还有一只嫦娥的玉兔送至此处,敢问帝君,现下在何处?」

我被帝君牢牢地按在怀中,正是人身,本高高兴兴地准备说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却发现嘴怎么也张不开。

我气愤地看一眼烛阴帝君,却见他唇畔衔了分笑,却还是高抬了下颌,眉眼冷淡:「玉兔?这可从来没有什么兔子。你说是吧,岁岁?」

我拼命地向仙官使眼色,可他太蠢,看不懂我的语言信息,大约以为我是个神智不正常的仙子,后来便也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我便一直不高兴,我还是想念广寒宫,想念嫦娥姐姐。

烛阴帝君在我身畔摸着我的乌发,一声声「岁岁」地叫我。

我扭过头不理他。

他问:「不喜欢这里吗?」

我点点头。

他的手抬起我的下颌:「那也不喜欢本君吗?」

我眨了眨眼,闷闷地说了声「喜欢」。

我又悄悄地补上:「可我更喜欢嫦娥姐姐。」

烛阴帝君哑然失笑。

回来的仙侍里有许多跟了烛年许久的老人。

我和最老的那一个仙官崇说,我叫「岁岁」。

仙官崇好好地打量了我一眼,表情奇怪。

我心里一下子把什么话本子里的替身梗,什么「岁岁类卿」都脑补完了,很是眼泪汪汪了一通,晚上也不理烛阴帝君了。

他叫我「岁岁」,我不应。

我从榻上起身,把衣襟理好,帝君在我身后支着脑袋挑眉笑,喊我「岁岁」。

我头也不回,我说我不叫「岁岁」。「岁岁」已经死了。我只是一只小玉兔。

他顿住,倒也不说话了。

我本来就是诈一诈他,现在他这样更是坐实了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