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赘婿的放荡人生

全文热推小说《赘婿的放荡人生》是作者小豌豆倾心创作的作品,该小说的主角是王浩李洁,赘婿的放荡人生讲述了:听到她叫自己窝囊废,我心里十分生气,一下子站了起来,心中暗道:“你的死活跟我有一毛钱关系,老子干嘛要自取其辱?”不过走了两步,我又折返了回来,双眼自上朝下朝着李洁瞪去。

赘婿的放荡人生小说

赘婿的放荡人生

更新时间:2021-07-21 10:30
来源:万读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赘婿的放荡人生》精选

我虽然在别人面前老实、内向、木纳,可并不等于自己是一个傻瓜!

洗漱完之后,开车去陈记粥铺吃了点东西,其间小芹有意无意的将胸脯往自己胳膊上碰,同时眉目传情,问自己最近怎么不来约她出去玩,我应付了两句,说自己最近忙,没空,心里却暗暗想道:“真把自己当凯子啊,约你出去玩一次,花了几千块钱,连点实际的内容都没有,你胸脯金子做的,摸一次几千块,再说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发现自己上李洁并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当时自己躲过了她的电击枪,那么今天应该已经告别了处男生涯。”

李洁的气质和容貌甩小芹几条街,自己的第一次宁愿给李洁这种气质高贵,容貌倾城的大美女。

离开陈记粥铺之后,我去了昌大昌商场,花了半个小时买了一套西装,还买了一双廉价的皮鞋,在商场换上之后,直接开车去了梦幻娱乐会所。

我将车子停在离梦幻娱乐会所大约六十多米的地方,然后步行走了过去,白天不营业,不过大门口还真贴着一张招聘广告,我拨通了广告上留的那个电话。

稍倾,电话接通了,里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我看到你们梦幻娱乐会所大门口贴的招聘广告上招服务员,我想应聘。”我略有点紧张的说道。

“对,我们是招服务员,你从大楼后面进来,直接到三楼。”女子说道。

“好的!”

我绕了一个大圈来到大楼后面,终于找到了一个后门,不过有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在看门,我说自己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刚才打过电话,他让我稍等,用对讲机联系了一下,这才放自己进去:“直接上三楼,不要乱走。”进去的时候,他对自己警告道。

“哦!”我点头应道,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自己的老实、木纳和内向就是最好的掩护,只要本色出演,就不可能被对方识破。

不过当我走进大楼的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天晚上在凯威酒吧救李洁和陈雪的时候,应该会被包厢外边的摄像头拍到,黄胖子虽然没有报警,但是绝对不会不查看录像,想到这里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头顶,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完了,怎么如此大的破绽自己给忘了,李洁难道也没有想到?还是她想借刀杀人?或者是把自己卖给黄胖子,然后跟对方修复关系?”

一瞬间,自己的心里冒出很多的念头,包括一些阴暗的想法。我没有害李洁的心,但是不能保证她没有出卖自己的意思,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想到这里,我没有急着去三楼,而是在楼梯的拐角处拿出手机急速的拨通了李洁的电话。

“喂,李洁,你是不是想害我?”

“怎么了?”她的声音很平静。

“怎么了?我在凯威酒吧救你和陈雪的时候,肯定被包厢走廊上的监控拍到了,黄胖子只要看过监控就能认出我来,你让我来他的梦幻娱乐会所当服务员,不是把我往虎口里推吗?还是你跟他私下里已经答成了谅解,然后直接把我给卖了,我还在这里傻傻的帮着你数钱。”我压低了声音对着手机说道,心里涌出一丝愤怒。

“你值多少钱?害怕的话就不用去了,胆小鬼,窝囊废!”李洁传来的声音充满了不屑。

“你……你把话说清楚,谁是胆小鬼,我怎么就是窝囊废了。”我说。

“好好用脑子想想,当时他准备给我下药,如果我真得不受他的威胁来个鱼死网破,他还会开着酒吧的监控吗?这可是直接的证据。”李洁说道。

“你是说当晚酒吧的监控关了,黄胖子并不知道是谁救走了你和陈雪?”

“废话,如果他知道了是你救的我们两人,早就派人打断你的一条腿了,黄胖子黑白两道通吃,你帮我其实就是帮你自己。”

挂断电话之后,我仍然有点不放心:“要不要先回去,今天晚上去凯威酒吧转转,确认一下黄胖子真的不认识自己,明天再来应聘?”不过想到如果自己就这样回去了,肯定会受到李洁的讽刺挖苦,脑海中出现她不屑的表情,以及叫自己窝囊废的样子,于是下一秒,我便毅然朝着三楼走去。

被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叫窝囊废,这种侮辱自己已经受够了。

俗话说,冲冠一怒为红颜,但是此时的自己却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来到三楼之后,有一个办公室挂着招聘的牌子,门虚掩着,我先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然后便推门走了进去:“你好,我是来应聘服务员的!”我说道。

“进来吧!”办公室里有二个女人,两人的脑袋正凑在一起聊天,看到我进来,这才分开。

我朝着两名女子望去,一人大约三十多岁,另一人只有二十岁左右,两人的穿着都很暴露,二十岁的女子是小吊带加超短裙,三十岁的女人则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妈蛋裙子短得刚好包住屁股,将她凹凸的身材展露无余。

自己在打量两名女子的同时,她们两人也在打量着自己,稍倾,那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先开口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