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美人私房菜

温意宋云谦为主角的小说叫《美人私房菜》,为您提供温意宋云谦小说阅读,美人私房菜讲的是:“即使我死了,他也不会放过我,”温意摇摇头。他“害”了一个叫可儿的人,只是不知这可儿是王爷的谁?为可儿,他也算是恨她了。该不该是情人吧,洛凡不是他的情人?这是他姐姐吗?

美人私房菜小说

美人私房菜

更新时间:2021-07-17 02:16
来源:追书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美人私房菜》精选

温意凝眸看她,洛凡虽然低着头,脸却微微扬起,纵然脸色谦卑,还是无法掩饰那一丝得意,她皮肤白皙胜雪,五官精致绝美,只是满头的珠翠让她多了几分庸俗之气,又见她穿着红色的绸缎正装,衣裳用金线绣着牡丹,十分精致。

“姐姐是否介意妹妹穿了姐姐的王妃朝服?妹妹也跟王爷说过,此乃僭越,万不可为,只是王爷坚持说要妹妹穿上,他说,在他心中,妹妹才是他的正妃。”洛凡见温意盯着她的衣裳,便以为她心中介怀,便开口解释,只是一开口已经是挑衅,压根不给温意好好说话的退路。

那嬷嬷跟小菊当场便变了颜色,只是奈何她是主子,而她们只是下人,就算满腹的不满和愤恨,却是半句说不得的。

温意淡然一笑,道:“我只是研究这件衣服的绣工,真是巧夺天工啊,不知道是不是双面绣?你给我瞧瞧。”说罢,便上前翻开她的袖子,见里面果真有着精美的图案,不禁赞叹不绝,“天啊,神人,真乃是神人啊!”洛凡却只道她在装冷静,这个姐姐,往日在府中的时候,是霸道出名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想不到进了王府之后,却懂得隐忍之道。她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拉回衣袖,道:“姐姐什么时候对刺绣这么有兴趣了?”

温意侧头,若有所思地道:“也不能说是对刺绣有兴趣,我是对针法有兴趣!”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最骄傲的,莫过于做一台完美的手术,而完美的手术,当然包括最后的缝针了。

洛凡淡淡地笑了,她就坐在温意的对面,打量着温意,语气疏淡地道:“姐姐自从嫁进王府之后,便一直没有回过娘家,妹妹过门的时候,姐姐正好也病了,不能喝妹妹敬给姐姐的茶。妹妹心里一直惶恐着,虽然王爷也说,妹妹大可不必给姐姐敬茶,因为姐姐虽然虚担了王妃的位子,可王府中,却只需知道柔侧妃。可妹妹总觉得,于情于理都该给姐姐敬这一杯茶。正好姐姐病了,妹妹这边熬了药,妹妹便以药代茶,敬给姐姐,祝愿姐姐快点好起来。”说罢,便命丫头把药端在桌面上,末了,她又加了一句,“对了,王爷给妹妹取了个柔字,不知道姐姐是否觉得动听?”

温意瞧着桌面上的汤药,那药还透着热气,西藏红花甜腻的气味散发在房间里,西藏红花有活血化瘀痛经的效用,但是,绝对不适用一个刚病愈的人,久病之后,病气入体,只能喝温补的汤水,西藏红花性凉,女子服用多有不妥,尤其是未曾生育过的女子,若不是配合治疗疾病,她是不赞成人喝西藏红花的。

而她脑子里有记忆,这个杨洛衣自小身体便不好,常年多病,喝这个,无疑是自寻死路。

“先凉一凉吧,我等一会喝。”温意不动声色地道,刻意忽略她最后问的那个问题。洛凡是敌是友,如今已经摆在眼前,但是她自己情况未明,还是不宜在这个时候发难,且忍她一下又如何?

“药凉了,可就发挥不了药性,姐姐还是抓紧服用为妙。”洛凡慢慢地道,虽说劝她服用,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紧张之意,仿佛温意喝与不喝,她都不是那么的在乎。

温意嗯了一声,她抬头看着窗外的阳光,她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月份了,但是依稀可以猜测大概是中秋过后,秋风渐凉的季节。她回头问洛凡,“你的药,是些什么药?适合我喝吗?”

洛凡微微一笑,“姐姐问的可真是好笑了,莫非姐姐以为妹妹会毒害姐姐么?这是补药,姐姐身体刚痊愈,自然是要好好地进补的。”

温意哦了一声,道:“妹妹有心了!”她站起来,有种想要出去走走的冲动,便回头淡淡地对洛凡道:“既然是补药,那就赏给你吧。”

洛凡一愣,神色陡然变得很难看,语气也尖锐了起来,“姐姐是什么意思?莫非真以为妹妹毒害你吗?”

温意微微错愕,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她瞧着洛凡,道:“我没有什么意思,你说这是补药,那自然是补身子的,又哪里会是害人的毒药?你说我身子虚弱,给我进补,可我觉得妹妹最近要伺候王爷,更需要进补一下,所以我把药赏给妹妹。妹妹应当感念做姐姐的体贴才是,怎可胡乱猜度姐姐呢?”

洛凡抬眸瞧着温意,眸光冷凝,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温意。然后,她忽地粲然一笑,“姐姐以为还是在家里么?如今你在王府虽然是正妃,可你应该知道,你是死是活,也不过是妹妹一句话的事。这碗药,你喝,便安然无事,若不喝,就休怪妹妹对你不客气。”

她这话一出,嬷嬷与小菊皆上前一步,嬷嬷怒道:“侧妃娘娘说这话,莫不怕传到皇后娘娘的耳朵里去?”

洛凡眸光一闪,睨了嬷嬷一眼,又半带着笑容看着温意道:“姐姐和皇后娘娘亲近,莫不知道皇后娘娘已经离京去了护国寺祈福,要年底才回么?”

小菊与嬷嬷脸色陡然惨白,这件事情,她们二人是知道的。就因为皇后娘娘离宫了,所以王爷才会趁机娶洛凡小姐过门,到时候皇后娘娘回来,生米已成熟饭,一切皆不能更改。

温意瞧着洛凡,轻轻地叹了口气,“言下之意,你是一定要我喝这碗药了?”

洛凡神色不动,仅微微抬眸,道:“姐姐是正妃,懂分寸,喝不喝,姐姐心中自有分晓,不必问妹妹。”

温意端起碗,露出一个淡然的笑意,手微微一抬,然后手指一放,那碗便砰一声落地,瓷碗四分五裂,药汤飞溅,温意的绣花鞋也沾了些许药汁。温意露出懊恼之色,瞧着自己精美的绣花鞋,道:“竟弄脏了我的鞋子!”

洛凡也不怒,只淡淡地笑了一声,便起身道:“姐姐的意思妹妹明白了!”她朝着温意福福身子,得体地道:“既然姐姐不喜欢妹妹来请安,妹妹告辞便是!”说罢,便领着几个丫头走了。

嬷嬷与小菊见她这么顺当就走了,有些高兴,嬷嬷道:“还以为她要做什么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温意苦笑,“本还想出去走走的,只怕如今是去不成了。”

小菊掀开帘子,命外面伺候的丫头进来清扫地面,听到温意这样说,便问道:“为什么去不成?郡主又不舒服了么?”

温意脱下绣花鞋,拿起手绢仔细擦了擦被药汁弄脏的部位,这双绣花鞋她一瞧见就十分喜欢,阵线紧密,绣功一流,那朵鲜艳欲滴的蔷薇花微微凸起,指腹轻轻扫过,便有奇异的触感,她一边擦拭一边道:“你说呢?她这么大阵仗地过来送药,之前说得我不喝又如何如何,挑衅了一番,逼得我摔了药,自然是有后招的。方才她说在这个府中,我虽然是正妃,可话事的却是她,谁给她这个权利?自然是王爷,她受了委屈,又有丫头作证,自然是去找王爷哭诉了。那王爷喜欢她憎恨我,指定会来找我算账的。”

小菊和嬷嬷闻言,都吓傻了眼。三天前郡主被送回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几乎马上就要断气了。所幸诸葛神医妙手回春,保住了郡主的性命。这刚醒来,若又要遭受一番,只怕是铁人也承受不住的。

“那怎么办才好?”小菊嘴唇哆嗦了一下,问正在擦鞋子的温意。

温意蹙眉,“等他来了再说吧,你们看这个药汁能清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