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盛夏的玫瑰

三华文学为大家带来南北板蓝根的原创小说《盛夏的玫瑰》小说完本免费阅读。该小说主人公是梅瑰夏志笙,小说讲述了:或许是用力过猛,梅瑰突然晕倒了,要不是盛思围文文接住了她,恐怕会摔到地上。盛思围心疼地抱着梅玫瑰,他的心也像刀绞一样,他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到达。遗憾的是,一切都只是如果,梅玫瑰现在早已千疮百孔。

盛夏的玫瑰小说

盛夏的玫瑰

更新时间:2021-07-04 17:49
来源:掌中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盛夏的玫瑰》精选

天呐,这不是绑架吗?梅瑰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进了贼窝,夏志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梅瑰把脚往上踢出去,“咚”的一下子,正好踢中了夏志笙的下颚。

这下完了,夏志笙按住梅瑰的一双腿,整个人都坐了上来,他一只手撑在梅瑰侧脸旁边,一副不耐烦的神色。

“别挑战我的耐心。”夏志笙一字一句说的非常清楚。

梅瑰内心一惊,她至少是了解夏志笙的,这样的语气让她有些害怕。夏志笙盯着她的眼睛,四目相对,夏志笙眼神里尽是说不出来的复杂,至少现在,梅瑰难以懂得。

那是什么?憎恨还是心疼?威胁还是不舍?梅瑰至今也忘不了,那一刻,夏志笙看着自己的模样。

“夏志笙。”梅瑰躺在床上,瞅见夏志笙正坐在床头,刚准备点燃一根烟,却响起了什么又放下了。

夏志笙并没有回应梅瑰,他将香烟扔进门口的垃圾篓里,双手放在口袋里,默不作声。

梅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身体不能动弹,除了被绑着,还被装在睡袋里面。这夏志笙还怪贴心的,生怕自己冷着了?

“呸。”

怎么了,还心疼起这个魔鬼了吗?梅瑰气不打一处来,在床上蹭了两下,发觉背后更痒了。

“哎哟,肚子疼。”梅瑰在房里大叫。

夏志笙从客厅问询赶来,走到梅瑰的身边,低声询问:“怎么了?”

看来也不是完全不闻不问,梅瑰试了一个眼神,对着夏志笙道:“背痒,帮着扣一下。”

夏志笙瞬间把脸垮下来,深吸一口气,梅瑰以为他立马要离开,没想到竟然耐心地坐了下来。

梅瑰就像粽子一样被推起来,夏志笙一只手从她的面前穿过,挨在锁骨的前面,手掌扶在肩膀的上。

“哪里痒?”夏志笙另外一只手已经触摸到梅瑰的后背。动作幅度不大。

“上面,用力一些。”梅瑰有些不耐烦地命令着,“你会不会扣痒?”

梅瑰斜着眼睛瞟向夏志笙,很少看到他着急的一面,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他的小尾巴一般。“这边吗?”夏志笙问道。

“不对,不对!”梅瑰摇摇头。

抓了半天,梅瑰还是各种不满意,她干脆侧过头打起了商量:“要不然,帮我松开,我自己抓。”

夏志笙一下子松开手,恢复成完全冷漠的态度,他站起身来,脸上似乎覆盖了一层冰霜。

“你不是说肚子疼?”夏志笙微微眯着眼睛,就像老鹰在捕食之前的模样。

梅瑰有几分心虚,不敢看夏志笙的眼睛,默默地吞了一点口水。夏志笙府下身体,一只手撑在她的脸颊边缘,高挺的鼻子呼出的气息完全扑在她脸上。

“好好躺着,不要再提任何要求。”夏志笙说完,起身,“孩子生下来,不会留你。”

看不清楚夏志笙脸上是什么表情,他背对着梅瑰,说完就进了客厅里。外面电视的声音很大,几乎淹没了整个房子。

孩子生下来,不会留你。

这句话一直盘旋在梅瑰的脑海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或许和夏志笙最后的联系,就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如果生下来,真的可以离开,那就必须和他呆上大几个月的时间。

梅瑰又想起那天在便利店遇见的那个女人,她的眼神至今梅瑰都能够回想得到。她和夏志笙是什么关系?

那现在自己住在夏志笙的家里,她会不会知道?

夏志笙什么都没有和自己说,一切都像是尘封很久的秘密。如果说夏志笙信不过自己,当然不会说,原来梅瑰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