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肩头桃花

江倾鸢赵璟谢殊小说《肩头桃花》,作者:时臾,提供江倾鸢赵璟谢殊小说阅读,肩头桃花小说主要讲述了:那支箭已经耗费了我所有的力气,我身后被卡住的地方也很痛。我咬紧牙关不再看他,但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他保护着温若的样子,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在心底告诉自己,不疼,一点也不疼。

肩头桃花小说

肩头桃花

更新时间:2022-08-06 07:54
来源:知乎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肩头桃花》精选

温若点头:「江姑娘能这样想,自是最好不过。」

手腕上的珠串顷刻间却迸裂开来。玉色的珠子噼里啪啦掉了满地,还有一些滚进了蓄满香灰的缝隙。

我弯下腰去捡,唇角的笑这才敛了回去。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真是虚伪,我分明一点也不想对她笑的,可我还是不得不强撑起笑,似乎这样就可以告诉他们,我不在乎。

一点也不在乎。

我垂着头,抑制着鼻尖酸涩,一颗一颗捡着珠子,「倘若你丝毫不惧,今日便不会来找我了。」

见我戳穿,温若没有半点诧异,反倒漾起笑来:「当然了,赵璟毕竟是我夫君。」

我看着手心的珠子,忽然觉得有些茫然。

这条珠串是赵璟给我的。他说这是一条庇护姻缘的珠串,我与他之间也定会如这珠串般圆满。

后来他失踪献州,我求爹爹带我去寻。我从没这样痛恨自己这具病弱的身体,这条珠串陪我淌过泥,吹过寒风,陪我跋山涉水染上寺庙香火,陪我绣过红红火火的嫁衣。

如今它断了。难道就连上天也看不下去,所以让它来告诉我,我与赵璟有缘无分,要我放手吗?

不知何时温若也走了。小荷含着泪,陪我从角落将珠子一颗颗捡回来。

她染上哭腔,「姑娘,我们回府吧。」

好啊。既然已经还愿,那便回府。

下山途中马车遇见了山匪,府中随行的侍卫不多,很快居于下风。

直到我看见了一同被掳走的温若,我这才恍然明白那些人根本不是普通的山匪,而是一年前刺杀赵璟不成,企图鱼死网破的刺客。

赵璟来得很快,我和温若不过被关了片刻便被人押了出来。

他带了许多人马,遥遥站在山的另一侧。他眉眼冷隽,眉间寒意都快裹挟山间冷风飘过来了。

刺客头领朗声大笑:「太子殿下,今日我捉了两个人,恰好都与你有些渊源。一个是昔日太子妃,一个是如今太子良娣。你可以以命抵命换一人活着回去,你要哪个?」

温若就在我身侧,面上梨花带雨,可她的声音冷静极了,她偏头看向我,眸中满是天真,我却觉得她的话里藏着满满的恶意。

她轻声说:「江姑娘,你会不会好奇,在我和你之间,他会选谁?」

我抬起头遥遥看去,赵璟的面容已经瞧不真切了。风声肃肃,刮得我眼睛疼。是啊,我也好想问问他。

赵璟,你要选谁。

3

赵璟几乎没有半点犹豫:「我要温若。」

头领的视线落到我和温若身上,极为短促地笑了一声,对赵璟说:「太子与良娣情深意笃,甘愿舍身相救,我自然不该做这恶人。既然如此,你来换她。」

有人押着温若朝赵璟走去,赵璟沉默半晌,答道:「好。」

他不顾下属反对,孤身一人朝温若走来。二人相近时,温若猛地挣开身后人的桎梏,朝赵璟奔去。

飞扬的裙裾携着残阳扑进赵璟怀中,宛若一只明艳的蝶。我却觉得这一幕很刺眼,我好像明白为什么赵璟会喜欢她了,在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关得久了,任谁都会向往那一抹生性自由的色彩吧。

赵璟旋即将温若护在身后,抬手挡下了刺客的利刃,反手折断了他的脖子。砍向他的那一刀见血,他却连眉都未动半分。

头领的脸色难看极了,周遭埋伏的刺客涌了上来,与赵璟提前安排好的人厮杀混作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