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侯府有朵小娇花程安宁

《侯府有朵小娇花》程安宁宋辰舟白婳依小说由三华文学给大家提供精彩全文阅读:程安宁紧了紧手里的帕子,一时间竟然不想开口解释,她的确是不想去见白婳依,她们的身份,本来就不该有什么交际的。然而宋辰舟从来也不管她想不想,他自顾自地抬了抬下巴:“走吧,她既然肯见你,你就该多去陪陪她。”

侯府有朵小娇花程安宁小说

侯府有朵小娇花程安宁

更新时间:2022-08-04 01:39
来源:阳光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侯府有朵小娇花程安宁》精选

然而程安宁听不见,他这句话就成了自言自语。

半晌,他叹了口气,迅速瞥了眼程安宁,脸还是白的,也不知道是今天的日头太好,还是昨天的灯光太暗,瞧着比昨天还难看些。

女人病......这么厉害的吗?

宋辰舟有些茫然,说起来,他对女人的确是很不上心。

或者说是有些不喜欢的,从头十四岁起,就总有丫头在伺候他的时候动手动脚,这让他每每想起来都有些恶心,从那之后,他就不许旁人贴身伺候了,更不许旁人随便碰触他。

即便是打小跟着的翡烟,也不行。

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也就是敷衍着过了,哪料到能遇见白婳依这样的人......

他正想的出神,冷不丁什么东西从被子里掉了出来,咕噜噜滚到了他脚边,宋辰舟拿起来一瞧,是个汤婆子,触手已经冷了。

被子里的程安宁缩了缩身体,伸手出来乱摸,似乎在找什么。

宋辰舟看着那只到处乱摸的爪子,却迟迟没有把汤婆子递过去:“都冷了,找到能有什么用?”

然而程安宁听不见,仍旧迷迷糊糊的在找东西。

宋辰舟叹了口气,将蒲扇似的大巴掌递了过去,程安宁一把抓住,熟练的拽进了被子里,捂在了柔软的腹部上。

明明是藏在被子里的人,肚子竟然是凉的。

宋辰舟忍不住想,女人还真是很奇怪......碰个冷水,就能变成这样,果然娇弱的很......可也能闹腾的很,昨晚的事他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高兴。

孙姨娘明明是他母亲身边出来的人,却竟然这么不懂规矩......可还是得看母亲的面子,以后再寻个错处,撵出去吧。

彩雀泡了热茶和红糖水,端进屋子里去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她下意识放轻了脚步,探头往屏风后面瞧了一眼。

程安宁还在床上睡着,宋辰舟却不见了影子。

这几次他过来都是来去匆匆,彩雀都已经习惯了,却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人虽然走了,可热水不能白烧,她轻轻推了推程安宁:“姨娘,起来喝点红糖水。”

程安宁艰难的睁开眼睛,声音里还带着几分痛苦:“唉,我可能是睡多了,有些头疼......”

“哪能啊,这才睡了多久......该不是昨天晚上冻着了吧?”

她连忙抬手摸了摸程安宁的额头,触手是凉丝丝的,并没有发热的痕迹,她心里松了口气,端着红糖水来给她喝。

一碗热水下去,程安宁舒服的叹了口气:“你也喝一些,把绣活拿出来吧,反正也是疼,做点别的分分心也好。”

彩雀一想,也是这么回事。

只是程安宁绣帕子,彩雀却在做鞋垫,程安宁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这么大,看着像是男人的脚。”

她脸上露出暧昧的笑来:“是不是......”

彩雀羞红了脸:“姨娘别胡说,是爷身边的寒江,昨天是他请的大夫,又专门抓了药送过来,咱们也没银子打赏,我就想着做双鞋垫送给他。”

程安宁想了想,寒江那小子倒也是一表人才,也能干,就是总是笑,笑得人摸不着头脑,总觉得他不是个善茬。

但这不妨碍她想做媒:“你瞧上他了?要不我去和爷说说,给你们指个婚?你也十六了,也该成亲了。”

彩雀脸一红,嗔怪地看了程安宁一眼:“姨娘别闹,我和寒江才见了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