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

男女主是秦倾言纪行风的小说《此生与你暂别离》,是作者半糖的原创小说,这里为大家带来此生与你暂别离小说免费阅读。此生与你暂别离讲述了:秦倾言望着地上的血迹,她想,这一路血线,仿佛燃尽了她此生对他所有的期待,也终于够了。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她年少记忆里那个温暖的少年;也不是长大后,她心心念念的夫君;更不是,她深爱多年的纪行风!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小说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

更新时间:2022-07-05 01:52
来源:追书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此生与你暂别离秦倾言》精选

“少帅,姐姐专门跑过来听我们洞房,听了一.夜晕倒了,我想扶她,她却骂我……”秦木棉娇滴滴地道。

“听我们洞房?”纪行风眸底燃起兴味,心头涌起愉悦。

她果然来听他的洞房声了!

“怎么,听得舒服吗?是不是你也想要了?”

他说罢,冲着门口的佣人吩咐:“带她下去,找根木棍好好伺候她!”

“纪——”秦倾言眼睛猛地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冷漠残忍的男人。

“怎么,棍子不舒服,想要我睡你?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我碰一下都恶心!”纪行风说着,似想到了什么,低笑:“或者你想要男人?快了,等我今天拿了章,休了你,就如你的愿,把你送到军队里,也该犒劳一下我手下的兵了!”

秦倾言听到男人这样的话,她只觉肺中又有绞痛升起,她咳了一声,捂住唇的掌心里都是刺目的红。

而丫鬟婆子已经冲了上来,直接将她拉去了旁边的屋子。

鸢儿吓得脸色发白,跪在纪行风面前:“少帅,求您放过夫人吧!夫人从来没有对不起您!她一直都是爱您的啊!”

“爱我?!”纪行风冷笑:“我可受不起那样肮脏的爱!”

鸢儿摇头,一边哭一边道:“少帅,夫人真的没有对不起您!她当初听说您去找她,就马上去找您了!只是她被老爷关起来了,所以……”

“她找我?!”纪行风眸色瞬间变得森冷无比,常年征战沙场的铁血宛若实质:“我只记得,她那一纸断绝书,倒是写得潇洒!”

“少帅,夫人从来没有给您写过什么断绝书,她一直都盼着嫁给您,从很小很小时候,就盼着了……”鸢儿抽泣着。

小时候……纪行风眸底都是阴鸷的光,年少时候的他就是被秦倾言那双无辜可怜的眼睛给骗了!

他恨那段愚蠢的过去,恨他对她的一片痴心!

恨她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还要将他所有的尊严和美好回忆狠狠践踏,贬的一文不值!

“够了,你给我闭嘴!”想到过往的纪行风杀气四溢:“你是她的丫鬟吧,如果你再说一句,我直接把你扔进军队当军妓!”

鸢儿脸色霎时雪白,可依旧不断地冲纪行风磕头:“求您,少帅,求您!”

这时,一边紧闭的房间里,秦倾言的眼前一点一点飞起无数星芒,犹如很多年前,纪行风陪她看过的星夜。

丫鬟婆子拿着木棍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地桶着,她身上的伤口蚕食着她不断涣散的神志,她轻轻地念着:“山有倾言卿有意,此生风月唯有你。”

这句诗她第一次见的时候还很欣喜,对纪行风说:“行风哥哥,你看,诗里有我们的名字!”

纪行风拉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倾言,此生风月唯有你。”

眼前的星芒越来越多,秦倾言的喉咙开始不断溢出鲜血。

她病了,从两年前一次高烧后,就经常咯血了。

那时候,鸢儿在少帅府前院跪了一天一.夜,最终还是没能等来医生。

那天,她撑着高烧的身子,看到的却是纪行风的四姨太进门。

之后,可能老天还想让她继续活着受罪,她的高烧自己就退了下来,只是落下了咯血的毛病,现如今,是越来越厉害了。

上半身已经被鲜血染红,丫鬟婆子见状,心头也有些怕弄出人命,于是住了手,出去冲纪行风禀告:“少帅,她、她吐血了,怕再下去怕是不行了!”

纪行风闻言心头一惊,脚步本能地往前一步,正要进去,手臂却被秦木棉抱住。